點子人隨筆。工作、山城、邱亞才
Knowing
吳仁麟 2019-09-07 08:14

1.工作

 

記不得是第幾次談這本書了,再讀一次之後,又有些不同的感想。

 

艾倫狄波頓寫的「工作!工作! __影響我們生命的重要風景」已經在台灣出版九年,卻一直很少聽到討論這本書的聲音。

 

每次有人問我該不該離職跳槽這些工作相關事,我總會推薦這本書,覺得裡面多少寫出些殘酷的真象,也許不討喜,卻值得好好思考。

 

年輕的時候剛出社會,拼了吃奶的力找到一份工作,往往也就這樣幹了一輩子,這是許多人的共同經驗。就好像婚姻一樣,沒有太多人有機會知道自己和另一個人到底會不會更適合,因為機會成本實在太高。

 

更殘忍的是,這世界上絕大部分的人都在做自己不喜歡的工作,然後就這樣做了一輩子。等到退休那一天,才發現原來自己把人生中最寶貴的時光都花在追求五斗米這件事情上。但是反過來想,這些沒感情又沒價值的工作也照顧了自己大半輩子的溫飽(想到這裡,原本的悔恨也就變成感恩了)。

 

一起討論這本書的年輕朋友們看來都很認真讀了,但是我想,要了解工作和一個人生命之間種種愛恨情仇,可能不是讀書就能理解的吧。

 

就如同人生中許多事都必須親身經歷過了,才能真正明白那是怎麼一回事。

 

但吊詭的是,等知道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也往往太晚了。

 

2.小城的情慾風景

 

山城的夜裡,我們吃客家菜喝法國酒。

 

「照顧寡婦,功德勝過造橋鋪路」鄰桌的老大哥忽然來跟我們敬酒,和友人隨口哈拉些男人話。

 

朋友介紹他是村子裡的風水命理老師,許多孩子的名字都是他取的。這人樂天愛說笑,開口總是風流。

 

我好奇山裡男女的情慾生活,不經意問了一句。想不到卻一石激起千層浪,大家的男女話題就這樣一直到深夜。

 

山城戶藉人口該有一萬,常住卻不到四千,而且大部分是需要外傭照顧的老人。

 

「早上把老人推出來曬太陽之後,十幾個外傭只會留下一兩個人把風」朋友說,其他的外傭都會去賺外快,也滿足女人該有的需要。

 

我有點明白,小城裡的情慾需求其實波濤凶湧。

 

「有一次我說錯話,跟一個太太推銷一個椅子時,把〝傳家之寶〞,說成這把椅子可以用來〝傳宗接代〞,她竟然一口氣買三把」賣傢俱的朋友說。

 

3.邱亞才

 

宜蘭美術館正在展邱亞才,展期長達四個月,所以我有機會看了三次。

 

有人說他是「台灣的莫狄尼亞尼」,我怎麼看也不覺得(可見圖比較一下,很容易就可以知道兩人是完全不同的藝術家)。莫狄尼亞尼是出身豪門的浪盪子,邱亞才是力爭上游的工農之子,靈魂根本處於兩個世界。

 

畢卡索公開說過,莫迪尼亞尼的天分比他更好,但是因為不肯向市場妥協而一生不得志。邱亞才從小就被看扁,人生到死一直過得壓抑,現在畫作卻和朱銘等大師在國際市場享有同樣行情。一位朋友在二十年前花了十萬元收藏一幅邱亞才的作品,最近以二百五十萬轉手,他認為這幅畫的行情應該馬上就能上看五百萬。

 

與其說邱亞才的作品吸引我,更應該說我對他的人生故事更感興趣。生於宜蘭本名邱添財,一生從沒受過正式繪畫訓練,完全自學創作。生於1949年的他,在1979年在美國文化中心個展之前,一直被藝術圈視為無名小卒。六十四歲過世之後,他卻被國際視為最能代表台灣的大藝術家。此外,他也熱愛寫作,出過五本小說和散文,還得過吳濁流文學獎。

 

但是他的畫裡,怎麼看都只有寂寞,甚至充滿了防衛,他的作品大都是人物肖像,這些人通常都把手藏起來。有人說,也許是邱亞才覺得手更會透露一個人的情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