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復校園霸凌?巴西青年返回校園掏槍進行屠殺
Knowing
合作媒體:界面 / 林宛賢編譯 2019-03-14 18:00

當地時間3月13日上午9點半,17歲的蒙泰羅(Guilherme Taucci Monteiro)走進巴西聖保羅州蘇紮諾市的勞爾布拉西爾(Raul Brasil)州立學校後,突然從衣服裡掏出手槍,並向多名學生射擊。

 

幾分鐘後,25歲的卡斯特羅(Henrique de Castro)走進學校,將一把弩和背包放在地上,隨後拿出一把斧頭,砍向倒在地上的人。

 

受到驚嚇的學生向門廳逃跑時撞上了蒙泰羅。蒙泰羅抓住一名女生的頭髮,向她臉上連揮數拳。女生最終得以與其他學生一起逃脫。

 

這是巴西媒體公布的學校監控記錄下的畫面,蒙泰羅和卡斯特羅都曾是這所學校的學生。

 

這起校園襲擊事件共造成包括蒙泰羅和卡斯特羅在內的10人死亡、另外至少10人受傷。其餘八名死者中包括五名學生(大多為15歲到16歲的男生)、一名老師、一名校方管理人員和蒙泰羅的叔叔。

 

蒙泰羅的叔叔是一家租車公司的老板。在闖進學校前,蒙泰羅和卡斯特羅從租車公司偷走一輛汽車並開槍打死了叔叔。

 

在襲擊中,蒙泰羅和卡斯特羅使用了至少一把點38口徑手槍、快速裝彈器、弩、刀、合成弓以及多枚燃燒彈。

 

當警方趕到現場時,蒙泰羅和卡斯特羅已經自殺身亡。

 

聖保羅州警方負責人薩萊斯 (Marcelo Salles)表示,在他34年的警察生涯中,「第一次看到有人這樣用弩」;聖保羅州長多利亞(Joao Doria)則將此次襲擊稱為「一生中所見的最悲傷場面」。

 

勞爾布拉西爾州立學校位於蘇紮諾市中心,共有1000多名學生。據BBC報道,案發時學校內只有高年級學生,當時學生們正在課間休息。

 

15歲的高特里韋德(Rosni Marcelo Grotliwed)回憶,她和同學正在吃東西,「然後我們聽到了三聲響聲,大家都開始跑,想翻牆逃出學校」。

 

學校外的監控影像顯示,很多學生試圖翻牆逃離。有人一邊從牆頭跳下一邊高呼救命,現場一片混亂。

 

高特里韋德的一位朋友被刺傷肩膀,還有一位朋友被槍擊中,她自己則僥倖逃脫。

 

16歲的卡多佐(Kelly Milene Guerra Cardoso)與同學躲在學校食堂裡。工作人員將餐廳大門緊鎖,所有人都趴在地上,「我們一直待到門被打開,我們一開始以為是槍手闖進來了,後來才意識到是警察」。在接到報警八分鐘後,警方趕到現場。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調查人員表示,蒙泰羅和卡斯特羅用了一年多時間策劃此次襲擊,以造成比「美國科倫拜校園屠殺更轟動的效應」。

 

1999年,兩名學生在美國科羅拉多州傑佛遜郡科倫拜中學發動襲擊,造成13人死亡,兩人隨後自殺。這也是美國最血腥的校園槍擊案之一。

 

目前警方尚未確認蒙泰羅和卡斯特羅作案的動機。但與科倫拜事件中曝出的校園霸凌現象相似,蒙泰羅的母親和一名老師稱,蒙泰羅在學校遭到了霸凌,「還因此不願再去上學」。

 

在襲擊發生前,蒙泰羅在Facebook上放出了20多張照片,有的為槍支照,還有一張為蒙泰羅豎起中指,但均未配任何文字說明。案發後,Facebook已經將蒙泰羅的主頁下線。

 

此次事件也再度引發巴西國內對槍支管控問題的爭議。此前巴西發表的報告顯示,該國每年有近6萬人死於兇殺,日均多達161人,其中一半以上為青壯年。

 

巴西右翼總統波索納洛,在競選時就承諾要放寬槍支管控,以讓公民更好自衛。今年1月, 波索納洛簽署命令,放寬了對符合條件公民購買槍支的限制。在新規下,購槍者不再需要接受聯邦警察面試,解釋自己購槍的理由。

 

周三的槍擊案發生後,波索納洛支持者、巴西參議員奧利皮奧(Major Olimpio)稱,如果當時有老師或者學校員工配槍,或能避免悲劇的發生,「我們不能讓任何人利用此次悲劇鼓吹解除武裝才是解決辦法,解除武裝只能讓罪犯擁有槍支、阻礙自衛」。

 

下議院的少數派領袖費戈爾(Jandira Feghali)則譴責,此次校園槍擊事件的發生與一個「讓民眾持槍以抵制暴力」的政府有關。

 

除了從合法渠道獲得槍支之外,巴西的槍支走私問題也泛濫成災。2015年,里約熱內盧當局在追查一批非法武器時發現武器來自多家私人安保公司,而這些公司的所有者為現役警官。

 

雖然被稱為「謀殺之國」,但校園槍擊在巴西並不常見。上一次嚴重校園槍擊事件發生在2011年,里約熱內盧一所學校的前學生開槍打死了12名學生。

 

(以上圖文由界面新聞授權,原文:報覆校園欺淩?兩個巴西青年回到母校,實施了這起策劃一年的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