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不必面對接班人難題,區塊鏈卻淪為荒漠(中)
合作媒體:巴比特資訊
區勢傳媒 /張詠晴編譯 2018-09-14 10:25

而從合夥人往下延伸,「班委制」又是另一層選拔機制。

 

2016年12月,螞蟻金服調整組織架構,成立了支付寶「班委制」,由時任螞蟻金服的CEO井賢棟擔任班長,曾松柏與倪行軍擔任副班長,班委成員還包括鄒亮、袁雷鳴、陶瑩。

 

班委制的最大好處,在於發掘優秀、年輕的管理人才,為年輕人創造機會,並保障人才的持續成長。

 

「政委制」則在2004年-2005年被提出,那時阿里巴巴的B2B業務正在高速發展,人才極度匱乏,需要一支有經驗的專業團隊,來協助業務部門的經理。

 

2008年,「政委制」被改良為HRBP體系。這套體系的最大作用,在於確保人才的成長。

 

這是年輕人的時代!

 

2015年,馬雲在致員工的公開信中表示:「這是年輕人的時代!」

 

信中提及,60後的管理階層已淡出一線,70後的管理階層走向前台,而如今,80後已成阿里巴巴集團的最大主力。

 

無論是合夥人制,班委制還是政委制,都促使阿里巴巴保持戰鬥力、活力和創造力,成為一家富有競爭力的「年輕人的公司」。

 

馬雲對外解釋:「引退是認真準備了10年的計劃,旨在讓年輕一代的人才接班,並解決企業傳承發展的難題。」

 

即便馬雲於2013年辭去阿里巴巴集團CEO一職,更將於6年後離開董事局主席一職,但阿里巴巴所建立的體系和機制,卻為馬雲的退休之路,省去了「接班難題」。

 

阿里巴巴、騰訊、小米、京東等互聯網公司,都在公司中,加入了「合夥人制度」或「同股不同權」制度,讓公司權益得以扁平化、平民化。

 

區塊鏈目前的景況,漸漸演變為「枯藤老樹昏鴉」

 

區塊鏈世界中,宣揚的「代碼即法律」、「儲存即私有」、「挖礦即手段、「通證即權益」、「共識即信任」,以及資產私有化、權益平等化、決策民主化等概念,讓區塊鏈聽起來似乎是個太平盛世。區塊鏈甚至一度將傳統公司制和互聯網公司,稱之為「古典」,並對現行的管理模式嗤之以鼻。

 

然而現實的殘酷,可能會讓你的信仰崩塌。

 

在比特幣及以太坊中,利益的誘惑大於權益的保障,沒有人關注與DAO相應的權益與責任。

 

以太坊的DAPP極為蕭條,至今仍沒有「殺手級應用」出現,而熊市也持續壓境,用戶作鳥獸散,只要是日活躍用戶超過100人的應用,即可殺進前十強。

 

DAPP的淒慘情況,導致大量的開發者「套現」(Cash Out)逃離,讓價格持續創新低。

 

仿照西方「代理人制度」而建立的EOS超級節點,也存在著許多問題,最終陷入了與以太坊類似的困境。不少人質疑,超級節點模式並非真正的分散式治理模式。

 

區塊鏈目前的景況,宛如滿大街被丟棄的共享單車,這個最具革命性的產業,竟然漸漸演變成了「枯藤老樹昏鴉」。

 

如果沒有算力、沒有用戶、沒有吸引力,分散式帳本就會毫無意義。民主的前提並非讓大眾充分表達和共同決策,而是讓大眾對該項權益抱持著一定程度的興趣。

 

當今的美國民主政治多少也正面臨這樣的問題,不少亞裔公民和新一代選民,對民主政治缺乏興趣,甚至放棄選舉權。

 

上篇連結:馬雲不必面對接班人難題,區塊鏈卻淪為荒漠(上)

下篇連結:馬雲不必面對接班人難題,區塊鏈卻淪為荒漠(下)

 

本文為巴比特資訊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馬雲沒有接班人難題,區塊鏈卻淪為公地荒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