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能夠突破柯文哲防線,丁守中與姚文智只能從這突圍!
Knowing
楊方儒 2018-09-23 19:13


8月28日我邀請民進黨台北市長候選人ㄍ姚文智,擔任第三屆「WHATs NEXT!5G到未來」數位行動網路產業高峰會與談嘉賓,與前行政院政委蔡玉玲,還有行政院科技會報執行秘書蔡志宏,同台互動與交流。Smart City是本屆峰會的議題主軸之一,六都首長們近年也都抱著這議題不放,smart city在5G高速寬頻時代到來後,台北市作為首善之都,肯定是不能落後。

 

幕僚當然為姚姚做了不少準備工作,我坐在台上向他提問時,也期待更有魄力的智慧城市solution!面對舞臺上齊聚的海內外產業界領袖,以及舞臺下的一大票記者,姚姚談了內湖交通,也把許多台北市的現況都講得很詳盡,當天也都成了電視報導的頭條,但我個人覺得,這些smart city想法與做法,仍然在原來的條條框框中,必須要跳出現有的格局!

 

「議題主導性」此一問題,肯定也困擾著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

 

昨天我跟丁丁,還有許毓仁與孫大千兩位委員,以及球學創辦人Cheng一起座談。因為Cheng對運動產業有許多深入分享,因此約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大家認真在談台北市的體育風氣,以及未來可能的運動建設。

 

丁丁是前任籃協理事長,歷年來也是不少體育組織的主事者,想必在此一議題上,比柯P與姚姚更擅勝場。雖然世大運與印尼亞運創造了佳績,但我們也知道,台灣運動產業的沈痾,不是誰當總統或市長,一夕就能改變的。

 

台灣最優秀的籃球員,都去了CBA打球,林志傑甚至已經在浙江廣夏打到第十季了,沒有了球星,SBL連季後賽,場館都坐不滿。


簡單的說,不論是智慧城市,或者是體育產業,台北市民期待的是,「徹底改變與提升的機會!」


議題主導性如果拉不開差距,政策牛肉看得到摸不到,丁丁與姚姚肯定很「被動」,難以跳脫現有的困局與民調數字。


事實上,台北的問題,就是大家太習以為常,一切都「太習慣」了,我們把各種好現象與壞現象,都視為理所當然!回顧過去四年,柯P有許多成功的地方,做法其實真的很簡單,就是打破了「慣性」。

 


舉例來說,在郝龍斌主政時,我每次在電影院中,看到用納稅人的錢,拍了如此多的首都形象廣告時,總是一肚子火,特別是聽到老外在片中一再稱讚的「very convenient」時,更是為之氣結。


因為我期望台北市被打造成為進步的、創新的、文化的、有態度的城市,而不是用最低標準的方便,草率形容。


市長與議員們不知道的是,為什麼卻有這麼多的台灣年輕人,特別是中高階人才,去了北京、上海、香港、東京、首爾、新加坡。他們口中雖然都懷念天龍國很多的優點,但是卻又沒有人真正願意回台北生活。


在他們口中,台北市確實很方便,但也成了一座「便利貼城市」!需要台北的時候,回來休閒散心看看病,不需要的時候,就從桃園機場坐上商務艙飛往大舞台。


回不去了!台灣的薪資、舞台、成長空間,都比不上亞太地區其他成熟與崛起中的國際化都市,這導致台北成了一座外流精英口中,最適宜的養老去處。


一個簡單邏輯是,台北的舒適,是為了退休族群們創造的,因為人年紀大了,當然需要生活在樣樣便利的地方。


當然,這邏輯太過簡化!但能夠吃苦耐勞的年輕人、中生代,是不是願意被安逸的豢養著,就要看每個人的選擇了。


方便真的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尤其天龍國的便利,某種程度,是建立在便利商店打工店員、辛苦的計程車司機身上,他們長時間工作,所得卻不對等,只有富人的零頭。


我們現在真正有價值與全球領先的產業太少,除了半導體等少數傳統強項外,外籍菁英其實也都看不上眼。當政策與法規希望大幅度開放優秀老外落地生根外,肯定也要從產業與薪資的角度來審視,他們來了能在哪裡發光發熱?


畢竟我們在路上看到的歐美人士,許多是來台灣當英文老師的!補教事業還歧視非白種人的老師,這些潛規則,都成了台灣難以接軌國際的真實故事。


昨天我也講到,台北在過去10-20年之間成功發展了哪些「新興產業」時,孫大千委員幽默地說:「到處都是夾娃娃機!」


當我們的新興產業都成了「口號」,年輕人怎麼會有創業或就業的好機會呢?


兩個月後的選戰結果,不論是誰擔任市長,期望台北今後不要在國際舞台上,成為可有可無的「便利貼城市」。千萬不要跟偶像劇中的便利貼女孩一樣,沒有野心、願望小小的、很容易滿足、用過之後可以很方便的隨手拋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