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電影的崛起對好萊塢明星是福是禍?
合作媒體-界面新聞
郭珈寧/編譯 2017-01-10 12:10

 

1996年,威爾‧史密斯、湯姆‧克魯斯和梅爾‧吉勃遜統治了票房市場。十年後,操盤手換成了強尼‧戴普、班‧史提勒和湯姆‧漢克斯。

 

那2016年呢?克里斯‧伊凡、費莉絲蒂‧瓊斯和蒙面的萊恩‧雷諾斯──或者更具體地說,是美國隊長,金‧厄索(Jyn Erso)和死侍。

 

幾十年來,好萊塢一線演員的影響力似乎越來越微弱,而《星際大戰》和漫威的超級英雄系列電影則接管了整個票房市場。

 

當有大明星加盟的作品時,你可以趕在社交媒體之前,用自己的方式去行銷,並在第一個週末就賺得盆滿缽滿。人們只會說,「這是茱莉亞‧羅勃茲的最新電影,我們去看看吧,」comScore的高級媒體分析師Paul Dergarabedian說道,但他描述的是一個更簡單的時代,通過預告片和廣告就可以動員電影觀眾去影廳消費,而不是現在氾濫的網路謠言和早期的影評。

 

「如今,明星效應就是集結了各個影星的影響力和知名度,再結合品牌、廣告軟文和恰當的發佈日期。如果一個大明星恰好在電影裡出演,完全是錦上添花。」

 

 

 

《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已經上映三周,並且在激烈的競爭中憑藉瓊斯和一眾二三線演員斬獲了4.25億美元的佳績。同時,假期檔電影《最美的安排》──主演為威爾‧史密斯、凱特‧溫斯蕾,艾德華‧諾頓,海倫‧米蘭和綺拉‧奈特莉──(就算是這樣的豪華陣容)也只能獲得2580萬美元的票房。更令人費解的是,《星際過客》這部彙聚了「星爵」克里斯‧普瑞特和「大表姐」珍妮佛‧勞倫斯的科幻言情片,只獲得了6150萬美元。

 

1月13日,以下兩部眾星雲集的大片將在全美上映,馬克‧華伯格的《愛國者行動》和班‧艾佛列克的《以夜為生》。除此之外,這兩位演員依然在2017年的大電影中出鏡:華伯格在《變形金剛:最後的騎士》(6月23日電影院上映)、艾佛列克在《正義聯盟》(11月17日)。

 

去年見證了113.7億美元、一個歷史性的票房,不過在這些大片中,最有名的名字是──《海底總動員2》中的艾倫‧狄珍妮(4.863億美元)──她為一隻會說話的魚配音。將近一半的票房前十電影都是超級英雄系列,其中的一部著實令人驚訝——《死侍》居然獲得了3.062億美元的票房,這筆片酬超過了雷諾斯大部分的作品所得。和20年前相比,這絕對是個反轉。當年的史密斯在獨佔榜首的《ID4星際終結者》(3.062億美元)中打敗外星人,而克魯斯則在《不可能的任務》(1.81億美元)和《征服情海》(1.54億美元)兩部高票房作品中忙得不亦樂乎。

 

 

過去,一個賣座的男演員或女演員「就像好萊塢的票房保障。」電影史學家Leonard Maltin說,他在LeonardMaltin.com網站上寫關於電影的文章。「但是現在時代已經不同了,如果你有一個很棒的想法或是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背景,並且在你的廣告和預告片中呈現得足夠完美,那麼就算沒有電影巨星,你也可以獲得高票房。」

 

這並不是說「明星滅絕」迫在眉睫,Fandango.com和Movies.com的管理編輯Erik Davis說:因為社會對名人有著很大的興趣,電影明星總是重要的。「我們有幾本雜誌專門就是寫他們的,關注他們的生活和他們每一天做什麼。」

 

但是因為我們現處在「電影宇宙」的時代,並且見證了漫威影業的崛起,「我們關注更多的是角色,而不是扮演他們的人」,Davis補充說。「我們看的是美國隊長和鋼鐵人對抗,而不是關注克里斯‧伊凡和小勞勃‧道尼,特別是對於年輕的觀眾(他們還沒有長大)而言,他周圍的環境充斥著電影明星。」

 

 

在好萊塢的黃金時代,影視公司每年會推出三部克拉克‧蓋博、四部瓊‧克勞馥和三部亨弗萊‧鮑嘉的電影,「唯一的問題是成功的程度,而不是他們是否會成功」,Maltin說。

 

類似的週期也出現在20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當時的動作明星崛起,我們看到了阿諾‧史瓦辛格,史特龍和查克‧羅禮士。「就算沒有他們的名氣,他們的電影一樣可以在世界各地銷售。」

 

之後,強尼‧戴普、湯姆‧克魯斯、茱莉亞‧羅勃茲和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取代了他們,成為了現在必看的超級巨星。但跨入2000年後,這個潮流就從對個人的喜愛轉移至對系列電影的狂熱。Dergarabedian說,2001年的《玩命關頭》是一個分水嶺,開創了當時只是小有名氣的動作明星馮‧迪索和保羅‧沃克的系列。「當整個明星效應編織在人們喜歡特別的系列電影中時,真正的明星力量才開始顯現。」

 

Davis指出早期的漫畫改編電影《蜘蛛人》和《X戰警》和那個時期其他由「粉絲主導」的系列如《哈利波特》電影,「人們不再關注到底誰是主演,而更多的是在乎下一部中會有哪個新角色加入。」

 

 

Dergarabedian說,對這種趨勢的一個積極方面是劇情會朝著精英主義的方向發展,遠離只用巨星砸錢的技倆。「不管誰是主演,沒有人會樂意為一部電影花費10塊錢,只為了盯著一個漂亮的臉兩個小時。你想要的是一部好電影。」

 

領銜主演的男演員和女演員都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專注於參與系列電影。Maltin說:「聰明的人都看到了系列電影的崛起,他們不會讓自負阻擋自己的腳步。」艾佛列克今年在《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中扮演半蒙面的蝙蝠俠,成功地從這部電影過渡到了自己指導的影片《蝙蝠俠》,而《自殺突擊隊》則把整部電影的重頭戲放在了像威爾‧史密斯、維奧拉‧戴維斯和傑瑞德‧雷托,以及冉冉升起的新星瑪格羅比這樣的演員身上。

 

「我認為威爾‧史密斯如今絕對正在思考他的職業生涯,他現在選擇的電影題材和原來不同。Davis說。「他正在觀察一些像唐尼這樣的老牌演員,他們在電影宇宙中找到了第二職業。」

 

 

無論是星爵還是大表姐,他們都要感謝系列電影,因為在加盟了這些電影之後他們才變得大紅大紫──星爵出演了《星際異攻隊》,而大表姐出演了《饑餓遊戲》和《X戰警》系列。但不幸的是,在《星際過客》中,他們「恰巧出現在了人們並不想看的電影中」。Maltin說。

 

「這其中沒有規則,亦沒有秘訣。瑪格羅比仍然不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人們會說她成功的主要原因是在《自殺突擊隊》中,她給扮演的角色賦予了很獨特的氣質。但是這是否足以讓她成為賣座的電影明星呢?我們無從得知。」

 

雖然漫威、DC和星球大戰每次都會強調在他們的傳奇故事中有新人加盟,派拉蒙憑藉《變形金剛》系列已經將馬克‧華伯格打造成了該公司的門面,戴維斯說環球影業正在為它幼稚的以怪物為中心的宇宙系列「尋找真正的電影明星」,湯姆‧克魯斯和羅素‧克洛一起連袂出演了《神鬼傳奇》(6月9日上映)。「湯姆‧克魯斯是木乃伊,這真的拓寬了他的眼界。」Dergarabedian補充說。

 

 

諷刺的是,雖然電影明星效應中大多都是老一代的影星,但是他們也在創造新的角色。2008年漫威第一部《鋼鐵人》中的唐尼陣容太過豪華,為初出茅廬的新星、製片人和漫威影業的上層凱文‧費奇(Kevin Feige)設立了很高的門檻,而且它也為越來越多的新加入者奠定了基礎,例如驚奇隊長布麗‧拉爾森,她是獨立電影的寵兒、並且憑藉《不存在的房間》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

 

Davis預測,下一輪的一線巨星將主要由女性和黑人明星組成;實際上,布麗‧拉爾森、查德威克‧鮑斯曼(《黑豹》)和泰莎‧湯普森(《雷神索爾3:諸神的黃昏》)將會乘著超級英雄的戰車,讓他們的事業更上一層樓,就像一年前的黛西・蕾德莉和約翰‧博耶憑藉《星際大戰:原力覺醒》那樣。

 

Davis說:「相比提高電影成本或是給珍妮佛‧勞倫斯2000萬美元的片酬,漫威大可在參加電影節的時候,努力尋找人選,然後讓他們參演電影,再讓唐尼出現五分鐘。如果反響很好的話,那我們就又打造了(一個年輕的)電影明星。」

 

翻譯:趙雪白鴿

 

 

首圖取自Flickr

以上圖文,由界面新聞授權。

界面新聞只服務於獨立思考的人群,據說全中國最牛的記者都在這裡寫稿。想勾搭他們就速速下載「界面」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