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搜尋量變化,是價格的滯後指標還是領先指標?
合作媒體:金色財經
藍狐筆記-David Z. Morris / 何渝婷編譯 2019-04-10 16:55

根據Google Trends的數據,在3月31日至4月3日期間,「比特幣」的每日搜尋興趣幾乎增加了2倍。再搜尋其他的相關詞語,如「加密貨幣」、「萊特幣」、「XRP」,也同樣在下降之前有大幅的上漲,不過,比特幣有碾壓的品牌優勢,其搜尋量大約是其他詞語的八倍左右。 

 

基於周的時間計算,「比特幣」的搜尋在3月的最後一周和4月的第一周之間翻了一番。谷歌提供的是相對的搜尋量級,而不是實際的搜尋量,但其搜尋量也達到了自2018年11月下旬以來的最高值。 

 

搜尋興趣的上升,已經被加密媒體或社群網路的觀察者們廣泛強調,通常來說,搜尋興趣的上升,所隱含意思是跟過去一周價格反彈有正相關的關係。比特幣在這一周的價格上漲20%以上。 

 

但搜尋興趣和加密貨幣價格之間關係的本質到底是什麼?最重要的是,它能幫忙預測比特幣的價格走向嗎? 

 

在傳統的投資詞彙中,這是在詢問搜尋興趣到底是「滯後」指標還是「領先」指標?一般來說,對於這些事情,沒有統一的看法,但至少根據傳統的觀點,股票市場和零售業是領先的指標,如果它們下降可以對經濟衰退發出預警;雖然失業和GDP是滯後指標,但只有在經濟已經轉變之後才會發生變化。 

 

 

那麼,對加密貨幣的搜尋興趣是滯後的指標還是領先的指標?換句話說,人們搜索「比特幣」是因為他們已經想好了要購買一些,由此帶來價格的持續上升?還是他們搜索比特幣是因為他們聽到比特幣的價格已經上漲? 

 

目前,我們看到搜尋領先價格:雖然搜尋過去五天已經大幅下滑,但在初次搜尋飆升後,加密貨幣的價格持續爬升。但歷史數據顯示,從長期看,搜尋變化經常滯後於價格,包括我們將深入研究的一個特別關鍵的時刻。 

 

思考一分鐘,你就會明白為什麼搜尋與加密貨幣價格沒有最明確的方向關係。人們聽到加密貨幣價格上漲,然後用谷歌搜尋來瞭解更多情況,可能反過來變成為買家。這就是為什麼比特幣牛市週期如此猛烈的一種解釋,正如在2017年末展示出來的一樣,搜尋興趣既反映了價格又推動了價格的上漲。 

 

甚至有第二波放大的因素:財經新聞。流量是很多經濟類、股票類和投資類網站的優先考量因素。事實上,這是一個骯髒的秘密:大多數依賴流量的網站至少會對谷歌搜尋趨勢做一些關注,以指導他們報導方向。對比特幣搜尋興趣的增加,意味著這些新聞網站會撰寫更多關於比特幣的報導,並在社群媒體上推動這些故事,反過來導致更多人意識到比特幣正在反彈。這樣,會有更多人產生搜尋的興趣,更多人成為買家,推高了價格,催生更多的報導,進入某種循環。 

 

就是這樣的一個簡單但凶猛的循環。正如上述所說,如果你實際上有關於加密貨幣或特定數位資產的長期投資命題,那麼,它有可能是一個危險的陷阱。聰明的投資者不會在反彈中追高。 

 

但是,那些在反彈期間大量買入的人,並不是很瞭解市場、也不是成熟的有紀律的投資者。關於近期搜尋量激增的一個很有意思的說明:短語「BTC USD」的搜尋量漲幅,大大低於「比特幣」的搜尋量漲幅。第一次搜尋可能會顯示當前持有人在檢查其投資組合的價值。第二種更可能來自於那些不知道橡樹上的梅克爾樹(Merkle trees)的人。 

 

具有諷刺意義的是,在一個傻瓜市場,它會花錢把自己玩傻。擴大好奇心讓「大傻瓜理論」更加引人注目,它會催生FOMO(擔心錯過),並且遲早每個人都會瘋狂地購買,把市場推到頂峰。 

 

(一個有趣的對比:當股票市場崩潰時,對股票的搜尋興趣會明顯上升。根據一位評論員的說法:這表明「股票是由恐懼驅動,而加密貨幣是由貪婪驅動。」) 

 

這就是真正的障礙所在:至少基於最後的反彈,比特幣搜索興趣對於弄清楚狂潮什麼時候會突然消失,是沒什麼用的。在2017年12月,「比特幣」的搜尋量級達到歷史最高水平(迄今為止)。因此,目前最重要的是,搜尋興趣是一個非常滯後的指標。

 

對於是否走向加密貨幣或比特幣的牛市,這還不明確,這種反彈依然太早期,還不能獲得明確的方向。對於加密貨幣,包括比特幣,還遠沒有達到主流人群採用的地步,因此,投機依然是短期內推動價格上漲的主要驅動因素。互聯網炒作的瘋狂邏輯,可能意味著在看似荒謬的時間範圍內,出現價格的爆炸性成長,這對試圖抓住上升通道的人來說非常有誘惑力。

 

但是,由於很多人在上次學會了艱難的方式,崩潰的速度可能也會一樣快,而且沒有簡單的方法可以知道音樂什麼時候會停止。

 

本文為金色財經授權刊登,原文標題「「比特幣」搜索量變化是價格的滯後指標還是領先指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