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圈充滿難辨好壞的從業者:新手、賭徒,還有騙子
合作媒體:巴比特資訊
星球日報/盧曉明/張詠晴編譯 2019-01-09 15:30

 

傳統金融圈屬於 Old Money,幣圈總能造新貴。

 

幣圈避險基金團隊本就出身各異。楊林苑總結,市場上的量化團隊有三種:華爾街回來的海歸投行派;A股實戰派,對盤的分析能力非常強;幣圈資深野路子派,也是最早幣圈量化人群。

 

「我們做量化,不靠華爾街那套,也不靠 A 股那套,就靠我們熬過牛熊的經歷。」背靠大礦場主的 PCoin 屬於第三種。樓霽月也表示,在幣圈,無論是華爾街還是 A 股的策略,都不一定可行。

 

量化的低門檻與幣圈的魔化,給了草根做逆襲之夢的機會。

 

有不少小型量化交易團隊,自帶乾糧進來。「傳統託管的錢沒法進來,自己的錢進來的很多。」數位貨幣券商 1token 主打中小型基金,創辦人徐志敏告訴《Odaily星球日報》,平台上有很多小型的量化團隊,最小的「每個人就小幾萬的本金,但交易量幾百萬一天」。

 

龍熙管理著約 100 個BTC,表示「原來做傳統生意的,現在都是自己的錢」。他告訴《Odaily星球日報》,傳統的人一般先拿自己的錢,怕虧了別人的錢。

 

可怕的是,很多新進場者是完全的初生牛犢,也敢幫別人管錢:有剛畢業沒多久的年輕程式設計師、有尚未畢業的大四學生、有正在就讀電腦學系的大二學生。「畢業沒幾年,有一個還沒畢業,這就是機構了?」一名大型對避險基金創辦人提到一家他認識的量化團隊。

 

小白來了,騙子和賭徒也來了。

 

交易所創辦人 Allen 認為,國內的量化團隊中「一半可能是假量化團隊」。量化基金劇增,但客戶沒有變多。為了獲客,一些新機構開始拿散戶錢、P 假淨值圖騙錢、胡編策略、虧錢就跑路。

 

最近一些面向散戶礦工的量化宣傳會出現,邵昱淇分析,「現在也只有礦工手裡有幣了,因為礦工手裡的比特幣很多不願意賣。Token fund 手裡都是山寨幣,優秀的 VC 手裡是有主流幣的,但是優秀的 VC 早就成立了自己的次級市場基金。」但他認為,靠譜的量化基金不會主動拿散戶礦工的錢。

 

「最誇張的(一個人),給我發過來一個淨值圖,我覺得很眼熟,特別像我一個朋友做的。後來我發現,他是問別人拿過來了淨值圖,就直接說是自己的給別人看了。現在淨值圖很多都是P的,甚至聽說成交記錄也有是假的。」邵昱淇回憶,淨值就像量化團隊過去的成績,造假比比皆是。「也有拿 5 日收益,直接做年化的。」

 

有時候,騙子的賭徒只有一線之差。

 

「有的量化團隊向大家募了一些錢,然後說要做什麼樣的策略,其實不然:就一波做多了,一波做空,開很高的槓桿,如果賺了錢就賺很多,如果虧錢了就跑路。」徐志敏說

 

有的說自己做交易,轉過頭根本不知道把錢放哪裡;有的說做量化,實質手動炒,一不小心虧過紅線,又想賭一把,全沒了。「大不了就跑路唄。」邵昱淇告訴《Odaily星球日報》,這是很多不靠譜團隊的想法,「有一個人,跑路之前還發了一個月化收益百分之幾十的產品。如果真的有這樣的策略,為什麼不把 P2P 平台薅一遍?」

 

基金賺錢少同樣會死,客戶是會選擇的。「最大的一批是9-10月成長起來,他們的半年交割都還沒到,客戶還沒看別的團隊。」

 

本文為巴比特資訊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聰明人、賭徒、騙子,加密貨幣量化交易市場歷險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