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碩修:脫口秀是能夠深入玩味的表演  請大家來卡米地感受一次... 兩次好了
Knowing
余宗翰 2017-08-09 16:00

(卡米地創辦人 張碩修)

 

一瞬擦出的火光,持續燃燒著,一群人圍著它希望燒旺起來。這是對台灣現場喜劇發展的比喻,感覺很溫馨,又有一點彷徨。

 

前渥克劇團團長張碩修Social2007年開了台灣第一家提供脫口秀、喜劇表演的酒吧「卡米地喜劇俱樂部」Live Comedy Club Taipei,成為現場喜劇表演者十分難得的表演、培訓場所,至今培養出魚蹦興業、達康.come、站立幫、好事派、勇氣即興、好好笑女孩等喜劇表演團體,創立者張碩修因而被稱為「現場喜劇教父」。

 

風光簡歷的背後是一路坎坷。台灣人沒有在小酒吧看現場喜劇表演的風氣,開拓出成熟的市場是卡米地至今仍未竟功的硬仗。20153月卡米地因為難以負擔因松菸誠品開張而飆漲的舊基地房租,忍痛拿下招牌熄燈(卡米地現搬至台北市八德路23253),許多從卡米地起家的表演者特地做了連續3天的「掰掰秀」;有表演者戲謔「好像看到自己的告別式」... 好笑的是,給卡米地難得的新聞熱度正是那個告別式的緬懷氣氛;但這陣新聞熱度仍難違「熱過了無痕」的物理定律。

 

大家常在臉書等平台看到一些本土的喜劇、脫口秀表演,但這些表演者靠什麼吃穿呢?民眾多不知,很多表演者都是從卡米地起家、培壯的。如果希望本土的現場喜劇表演能繼續茁壯,至少,一定要瞭解「卡米地」係蝦密。 (當然,最好是實際支持囉!8/11-13在華山拱廳有個「卡米地好事派不停止的戰鬥」的表演,幫他們工商一下,購票請上兩廳院)

 

 

以下是Knowing對卡米地創辦人暨節目總監張碩修的專訪:

 

成立卡米地的動心起念。

 

2007年,我與當時主要的partner是做劇場的,休息好幾年後想再做劇場,但覺得以前的表演很侷限,想換個更輕鬆的方式去接觸更多的群眾,最後決定以搞笑劇場為主,然後這個念頭變成開一家歐美脫口秀小club

 

剛開始任何搞笑的表演都願意嘗試,後來慢慢調整節目,哪些東西是穩定、成熟、可行的,形成現在比較主流的表演,比如脫口秀、漫才、短劇、即興互動(沒有固定劇本,一種十分仰賴演員反應能力與觀眾意見的表演,有點類似綜藝遊戲),這4個是我們現在最主要的演出內容。

 

經營卡米地遇到的困難。

 

因為脫口秀等現場喜劇是偏小眾的東西,又需要文化培養,即使做了十年,真的知道我們的還是不多,看過我們表演的又更少。run了十年,觀看人次才7萬多。若去掉重覆的人,除以2好了,才3,4萬人而已。來看我們表演的主要是一般上班族。

 

2007年推廣至今,台灣有多少類似性質的表演場所?

 

我們的競爭者大多是我們的人分出去的友團。除了好好笑女孩、達康.come、魚蹦興業少數幾個團體獨立運作外,站立幫、好事派等大部份大家聽過的搞笑團體仍然是卡米地「內建的」表演者。大家的起點都在卡米地,沒有出現一個「新的競爭對手」,短期內也不太可能出現;而沒有出現新的競爭對手,代表市場還不成熟。

 

嚴格來講台北只有我們,台中有一間,但也是我們的人去開的;至於台南有個「奇點劇團」,那就跟我們沒什麼關係了。(註:與國外脫口秀表演者在各個club流連表演的生態不同,台北的脫口秀、漫才等表演者因為表演場地太少,所以在卡米地表演的人大多會與卡米地發展出緊密的關係。)

 

 

目前卡米地的營運模式。

 

目前卡米地的經營層面分為三個方向,一是每月一檔與外面中大型場地合作的中型售票演出,演出規模較大,規劃層級較高。主要的演出項目是較為成熟、經過多年考驗而不衰的企畫,如「卡米地不羈夜」,或是穩定度及成熟度較高的團體及個人,如:壯壯(陳彥壯)、歐耶、站立幫及好事派等等。

 

二是每週三與週六在「卡米地喜劇基地」固定演出的「歡樂星期三」與「週末夜喜劇秀」。「歡樂星期三」Free Wednesday是卡米地最長壽的企畫,也是挖掘新秀、讓演員練功的最佳舞台;週六則是希望做個能培養脫口秀觀賞風氣的「週末夜喜劇秀」Saturday Night Live,兩者都是觀賞脫口秀很棒的入門選擇。另外,卡米地每半年會在基地舉辦一次脫口秀喜劇課程,為期3個月左右。我們不斷致力於喜劇文化的生根與新進人才的培育。

 

(備註:歡樂星期三的表演不收費,因為那是給演員做練習的表演,採「低消收費」制:卡米地喜劇基地附有飲料、食品吧台,觀眾進場看表演須有最低消費)。

 

三則是承接活動廠商、公關公司、公部門等「客製化」的商業表演,同時也不排除與各類新興直播平台合作的可能。

 

 

這幾年台灣人對現場喜劇表演的支持度還是沒什麼增長嗎?

 

不能說很蓬勃,但有慢慢在進步。現場喜劇表演是一個需要付費的娛樂文化,所以跟大環境有關。這兩年景氣比較不好,成長就會再慢一些。

 

其實很多來看我們的觀眾會變成所謂的的鐵粉,比如有兩個鐵粉是高中畢業的暑假來看的,從18歲到現在已經28歲了,只要有機會就會來看。也有一個叫彤彤的小朋友觀眾,是媽媽帶來的,現在也是卡米地的鐵粉。當然也有很多人是一次客,就只會看一次。

 

現場喜劇表演是不是有很多18禁?

 

沒有沒有,我們的表演大部份還是普通級,如果有18禁的內容會特別標示提醒。但還是建議觀眾要超過12歲,因為難免還是有髒話,而且表演中有滿大的比例跟男女有關係。

 

不過家長要帶小孩來看我們並不反對。

 

 

大陸、香港有在發展脫口秀嗎?

 

大陸目前有一位很成熟的脫口秀表演者叫王自建。他開了一個節目叫《八零後脫口秀》。他的背景是相聲演員,他是我覺得最成熟的脫口秀表演者。

 

中國進步很快,因為能夠浮上檯面的都很菁英,歐美的東西只要看一看很快就會模仿。但因為社會跟文化的框框的限制,他們跟我們相比會再死板一點。我們比他們早,他們觀念上還是比較保守。目前大陸發展最蓬勃的地方是北京。

 

香港有幾個高端的脫口秀表演者,比如黃子華,但高端跟低端差很多,就是黃子華跟業餘兩個level,沒有「半職業」階層,還沒形成一個產業。其實香港人看秀是為了黃子華,而不是為了看脫口秀。

 

香港的英語脫口秀產業還可以,但脫口秀表演者有一大部份是表演給外來客看的,他們的英語脫口秀基本上跟本地人的關係不深。但本地人的脫口秀表演者會觀摹、學習英語脫口秀表演者。

 

卡米地未來的計畫。

 

要說大計畫也沒有,只是很平實地做前面提到的演出,而且不排除任何合作可能。卡米地喜劇基地才剛成立兩個月而已,我們很期待可以在這個新據點有更多產能。

 

近期考慮做直播節目,類似「迷你的Ellen秀」,先找自己人做來賓,等雛形出來再找其他的來賓。

 

脫口秀表演者要練到成熟大概需時多久?

 

半年是最基本的,但要完全成熟、能夠應付各種狀況大約要兩三年以上。我們會一對一指導,教他們怎麼想梗、寫劇本,等到比較成熟後我們變成評審的角色,只會修正他們的演出與邏輯。

 

 

想過深耕校園嗎?

 

有,而且還不少,比如大學的演講講座或校園演出,加一加應該有2,30場左右;我們也跑公司團體,但比較少。在這些地方的表演反應都不會比我們自己辦的演出熱鬧,因為我們自己辦的演出都有鐵粉在台下,那個氣氛會不一樣。觀眾的反應是表演好壞與否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脫口秀表演者在酸觀眾時有場面失控的狀況嗎?

 

當然有。失控時就趕快跳過去。但這種狀況很少,十年來也不過發生510次之間,平均起來一年也遇不到一次。

 

想跟台灣民眾說什麼嗎?

 

趕快進來卡米地看看,給我們一次機會,嗯...  給兩次機會好了。()

 

脫口秀表演只有一個人在台上,看起來很單調,但其實它是很豐富、很有趣,可以深入玩味的表演。想邀請大家來現場看看,因為看現場跟看影片真的差很多。另外,因為脫口秀的重點就是開放,要放開胸懷,不要用太批判、嚴肅的角度去看待,要放開胸懷去欣賞。

 

(內圖為卡米地表演集錦;圖片由 卡米地喜劇俱樂部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