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 孫可芳:生活的一切對我來說都是一種表演
Knowing
採訪撰文:何渝婷 2017-01-13 11:00

身邊的朋友一個接一個死去,內心該有多大的折磨?植劇場系列新戲《天黑請閉眼》雖然不是台灣戲劇的主流片種,但才播出兩集就吸引了大眾的興趣,戲情帶給大眾的顫慄與壓迫讓觀眾更加屏氣凝神地看下去,網路上更是出現了許多觀後感,一同和戲中主角抽絲剝繭,找出真相。

 

小豆 孫可芳與劉澄芳的相遇

 

小豆 孫可芳和在《天黑請閉眼》中飾演的劉澄芳有蠻大的差別,平時小豆是一個很瘋癲、愛熱鬧的人,不僅常常約大家出去玩,在任何場合中也都是擔任炒熱氣氛的那個人,反觀她飾演的劉澄芳則是屬於比較安靜的女孩,平時就默默跟在大家旁邊,擔任一個陪襯的角色。

 

所以在《天黑請閉眼》中遇到的第一個困難就是角色的挑戰,因為相差太大,會擔心眼神、動作這些細微的東西很容易讓角色不見,所以在拍攝前期小豆看了很多黑暗電影,讀劇本的時候也會在對話後面寫下很極端的字句,雖然讓那陣子的自己變得很鬱悶,但對於進入角色這方面確實蠻有效的。

 

過去的經驗太過雷同

 

 

對於一般人來說,恐怕不會有太多面對親友的死亡或是看著朋友屍體的經驗,在《天黑請閉眼》中卻一直有這樣的戲碼上演,所以對小豆來說,拍攝一些情緒很重的戲其實很折磨,因為這跟她過去的經驗太雷同,會想到很多隱藏在她內心深處多年,不僅不想要回憶起,甚至是想要刻意忘記的事情。

 

「跟親友道別的那種感覺,對我來說跟人生經歷太接近了,在戲劇中印象很深刻有一次我們在急救一個人,他滿頭是血,我看到那個狀態,就想起了很多畫面,所以那個瞬間會有點呼吸困難,沒辦法承受,我當然知道那是戲,我不能把真實生活放進去,我也不能拿親人過世的痛放到這場戲裡面哭,但那個當下那個感覺真的很像,都像是我快要失去他們了。」小豆回憶道。

 

有了重新面對自己的機會,小豆重新審視了她過去刻意逃避的部分,有時逼著自己面對也是成長必經的過程。

 

從劇場、表演老師到演員的過程

 

剛大學畢業的小豆有點找不到人生方向,又覺得在台灣念舞台表演好像沒有太大的出路,所以突然萌生了一個想法,就是去英國念表演,那時候小豆卯足了勁想要申請上,不只準備獨白、練英文,還學剪影片,能用的她都用了,後來還真的申請上了一間,而且過關斬將來到最後一個階段。

 

當時小豆飛到新加坡參加最後一輪面試,發現現場幾乎沒有華人,後來跟那些要一起面試的人聊天才知道,原來這些外國人都是進入過職場,發現自己有哪些不足的地方,再回去讀研究所,對他們來說,這才是研究所的意義,而不是為了讀而讀。

 

當時那個想法衝擊了小豆,她檢視自己才發現,她的確是因為畢業後有點不知道要幹嘛,就覺得乾脆繼續念好了,所以那時候覺得自己的確應該到各個領域去嘗試新東西,發現哪裡不足再回去讀,這樣也比較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麼。

 

有了這個想法後小豆先去當了劇場助理,雖然非常累,但對於表演有了更全面的視角與想法,後來為了想要有個不一樣的開始,而去國中當了表演老師,而當老師的這兩年可以說是小豆人生中的一大轉捩點。

 

在教學期間小豆發現原來這些學生們並不如表面上來的那麼幸福,看他們寫的一些即興劇本會發現原來他們的家裡藏有很多故事,因為小豆本身是阿公阿嬤帶大的,並不會覺得隔代教養或是單親家庭的小孩一定代表什麼,但不只是社會,連小孩之間也會幫彼此貼標籤,甚至會分小團體排擠人,那時候小豆特別討厭學生們這些行為,分組時也堅持不能有人落單。

 

有一天她突然思考自己為什麼要那麼在意學生分組排擠別人或是搞小團體這件事,才發現原來她在救以前的自己,小豆國中時曾經跟一個很好的朋友吵架,那時候就有分群,而這件事在她心中一直是一個遺憾,現在想起來就會覺得為什麼那時候要玩這種無聊的遊戲?所以看著學生們就像是看到以前的自己。

 

而在教書第二年開始有一些廣告、影視的機會,當時很擔心會影響到學生,因為對他們來說,可能還沒辦法清楚分別演員跟明星的差別,看著電視、舞台上光鮮亮麗的藝人就覺得他們很厲害或是賺很多錢,這些都是小豆不希望學生們產生的想法。

 

另外,改變小豆很大的一點是學生們看的戲都是她從來沒有在看的,他們大多在看愛情偶像通俗劇,對於表演的想法、作業也幾乎都一樣,這件事讓小豆打擊非常大,她以為台灣有一些好的戲劇還是有人在看,沒想到這個年紀的學生竟然完全沒有在接觸,所以有一個想法開始萌生,小豆告訴自己,未來有一天一定要演到一齣優質的劇,「我想要讓他們知道台灣有好戲在做,其實電視內容可以很多元,但太多人被框架著,口味也變得很單一,這是我想要為他們作出的改變。」

 

生活的一切對我來說都是一種表演

 

 

想必不少人在廣告中看過小豆的身影,後來參與了《舞吧舞吧在一起》及popdaily的短片演出,讓小豆對於表演的熱忱越來越強烈,「我就是要當演員,我心中沒有任何別的想法」小豆說,她會願意去打很多工,是因為她把這些當成為了當演員的一個經歷,打工時學習扮演好那個人,也偷偷觀察其他人,這都是為了在未來有機會演到類似的角色,「我想不到我除了當演員我還會想做什麼,就算我需要靠別的打工來維持生活,我想的都是這會讓我的生活變得充實,表演會變得更好!因為表演跟生活是連結的。」小豆說。

 

當演員最大的好處就是處處有驚喜

 

當演員的確很像在過另一個人的生活,活過他的一段人生,只是下了戲還是得變回自己,不過很有趣是每一個角色一定都會在自己身上留下一些東西,而這也讓小豆發現以前從沒發現過的自己。

 

演完劉澄芳後小豆才知道她挖掘了內心很多沒自信、很深沉、很悲傷的那一部分,這是過去的小豆有點在隱瞞,甚至是沒有發現的,雖然感到很赤裸,但同時也更認識自己了,以前無法侃侃而談的事情,現在也能輕鬆地講出來,這對小豆來說是很大的進步,也讓多年壓在心頭的大石放下。

 

演過這齣戲,改變了小豆很多,她也希望觀眾看到劉澄芳時,會觸動到他們,「我希望能成為影響某些人的人,看表演在某種程度上是有治療功能的,就算你看的是黑暗的表演,在一些層面上還是會療癒到你的心。」小豆說。

 

其實大部分的人都一樣,會想要保護自己不受傷,或是不願意讓大家看到比較沒自信的部分,「我希望他們看到劉澄芳的時候可以很誠實地發現內心也有一個那樣沒自信的人存在,面對自己才能更了解自己。」小豆說。

 

戲裡面的感情一定是真的

 

 

演員上表演課時,老師都會說一定要保有三分的理智、七分的情感,必須有第三隻眼抽離地看著自己的表演,才不會太失控,「拍戲的時候,我覺得如果我沒有百分之百投入,我就沒辦法好好呈現,而且在鏡頭前不可能說謊,如果感情是假的,在鏡頭前呈現出來就不可能是真的,所以我都會想辦法讓自己做到最投入。」而讓小豆能完全把自己投入進去最大的原因是整個劇組給她很大的安全感,讓她覺得自己是被保護的。

 

很喜歡聽到別人對自己的評論

 

看似活潑大方的小豆其實內心一直有些自卑與不安,認為自己沒有別人漂亮、身材沒有別人好,「我也很想要拍一張照片就被說看起來很空靈或是很有深度呀!」小豆說,但自從演了《舞吧舞吧在一起》的冰妹以及《天黑請閉眼》的劉澄芳後,時不時會聽到別人說:「啊!原來那個是你演的呀!」小豆很喜歡聽到別人對自己表演的反應跟評價,這會讓她覺得她有做到不一樣的自己,也有被看見的感覺。

 

演員一定要有同理心

 

 

「用想像去表演跟真的經歷過事情而去表演,呈現出來的東西是不一樣的,所以我很重視生活的感觸,一直有人生的經歷,才會在表演上有所成長,我停不下來就是因為我想要一直經歷不同的事。」小豆認為身為一位演員必須具備的條件就是要有同理心,因為這樣才可以真的感覺到這個人(角色)的心情,同理心讓她在看一些事情的時候不只是靠想像,而是內心真的有感觸。

 

學過表演之後,看事情的角度也會不一樣,以前看到一些社會案件的新聞,第一個反應就跟一般大眾一樣會很生氣,但學過表演後,想法有一些改變,「有很多犯罪的案件背後有很多事是我們無法想像的,而他們人生到底經歷過什麼才會導致事情的發生?我想要知道這背後的原因和故事。」也因為這樣,壞人的角色特別吸引小豆,如果一位演員演壞人可以讓大家討厭,那就表示他演的是成功的;而如果他演的壞人是可以讓大家同情,那就表示他演到了另一個層次,這樣故事性的角色會是小豆未來想要挑戰的。

 

舞台劇和影視的差別不是大眾以為的那樣

 

舞台劇是連貫的,角色一上台無論如何就都要把他完成,但影像表演是一直重來的,「我以前以為電視劇表演比較簡單,但發現並沒有!也超難!」小豆笑著說。

 

在面對影視表演,因為不一定這一顆鏡頭會成功,或是有一些運鏡的考量,演員必須每一次都開到一百,所以往往都是一直在歸零和開到全滿之間來回跑,這一種反覆的過程很容易感到疲乏。

 

但小豆也在經驗中慢慢學會用觀眾的角度看畫面,「有一次拍在山林裡奔跑的戲,導演說:『你們跑得太流暢了!』當時還不太懂這是什麼意思,看了回放才知道,原來鏡頭那麼遠,我們得適時拌一下、頓一下,在畫面上才合理。」小豆說。

 

而學習到另一個差別就是「眨眼」的重要性,在特寫時,鏡頭靠演員靠得那麼近,一眨眼那個能量可能就消失了,因為觀眾要看的就是演員眼神中的那一點點東西。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

 

可能是經歷過人生的失去,小豆顯得比同齡的人還來得早熟,曾經面臨外婆生重病,那時候小豆很懊惱為什麼那時候沒有做出些什麼讓她看到,所以有時候覺得快要不行的時候,就會告訴自己,一定要咬牙撐下去,讓外公看到她的作品,讓家人為她感到驕傲。 

 

《天黑請閉眼》第三集預告:

 

 

(圖片及影片由植劇場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