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控告強姦、性騷擾的困難   讓受害者不敢訴諸法律
Knowing
余宗翰 2017-05-18 11:00

女作家自殺事件後許多人在網路上PO出自己遭誘姦、強暴的經歷,6日有名網友PO文譴責某名許姓教師對她施以狼爪,該名教師被網友起底、謾罵,疑不堪壓力於8日清晨在景美河濱公園上吊自殺。

 

根據《蘋果即時》,有專家分析,林奕含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所描述的經歷十分寫實,會觸發受害者的記憶,引發分享受害經歷的動機,然而在分享的過程中會重新面對心中封藏的痛苦回憶,可能會對精神造成傷害。

 

 

對付加害者最好的辦法自然是尋求法律途徑予以懲罰。然而,性侵害與性騷擾案件的成立必須經過蒐證與詢問,對受害者來說是二度傷害,而且只要過程中受害者的某些屈從行為被法官採納,有可能判為合意性交,或減緩加害人罪行,此類判決反而讓受害者難堪;礙於過程的困難,有些人選擇隱忍。

 

而若是誘姦,在法律上也難以尋求制裁。首先,台灣並無誘姦罪,類似的法條只有刑法第228條 ─ 對於因親屬、監護、教養、教育、訓練、救濟、醫療、公務、業務或其他相類關係受自己監督、扶助、照護之人,利用權勢或機會為性交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但,首先,刑法第228條要成立,兩造需有「權勢關係」,比如老師對學生、老闆對員工等等;第二,為了防止誣告,法官需要蒐證以判定被告是否真的利用權勢脅迫,乃至於有否違反被害人意願進行性行為等等,這些蒐證不僅困難,也可能對受害者的心理造成影響。

 

而誘姦的實質 ─ 被騙合意,亦即當下願意與對方進行性行為,即便事後覺得自己被誘騙、利用而後悔,也難以控告對方,除非年齡未滿16歲,法官可以用刑法第227條,依情節判處三年至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這也是為何狼師不敢挑未滿16歲少女下手的原因,因為不管合意與否都有刑責問題。


(圖片取自flic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