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許「行政干預」的區塊鏈:15年的時間,馬雲已從硬漢變「軟」
合作媒體:金色財經
區塊資本論 / 何渝婷編譯 2018-10-09 18:05

2010年,支付寶累積了100多億資金。因為當時的監管還不明確,「非法集資」的帽子隨時可能被扣到支付寶的頭上。「阿里巴巴能讓我睡著覺,淘寶也能讓我睡著覺,支付寶讓我成天睡不著覺,因為隨時可能讓我進監獄」。馬雲當時曾說。

 

即使有坐牢的風險,但馬雲依然堅持他的「領導力」,推出了支付寶。並稱,如果他自己坐牢了,那就讓下一把交椅繼續做。

 

2013年,餘額寶一鳴驚人。基於龐大的用戶體量,支付寶建立了理財、借貸、支付等完善的金融體系,侵佔了銀行最看中的現金流,也衝破了兩者一直友好合作的現狀。

 

2014年,四大行相繼下調對支付寶快捷支付額度,馬雲發文公開羞辱銀行們。

 

支付寶, 請扛住!

 

昨日,工、農、中、建四大「國有」銀行一致行動,強令限制儲戶轉向支付寶的資金額度。

 

市場不信眼淚,市場更不怕競爭,市場怕不公平。四大天王聯手封殺,支付寶雖敗猶榮,雖死猶生,但決定市場勝負的不應該是壟斷和權力,而是用戶!

 

雖千萬人吾往矣。支付寶,生逢其時?死得其所?

 

也不知道誰給銀行們權力,可以傷害儲戶支配自己資金的權力。更不知道誰來監管四大「國手」聯合封殺的合法性?有國際友人說:舉世未聞,匪夷所思。

 

三中全會?群眾路線?兩會決議?

 

支付寶,這是你最艱難的時刻,也是最光榮的時刻!

 

你可以的!改革,創新,希望,夢想......你必須可以!

 

馬雲當年的熱血,絕對是傳統銀行不可比擬的。馬雲曾在一次演講中表示,「銀行只怕銀監會,不怕別人。但支付寶讓他們擔心,至少會睡不著覺」。

 

到2016年,央行終於出手了。

 

2016年11月,央行發布了《非銀行支付機構網路支付業務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該文件指出,單個客戶所有支付帳戶單日累計金額,最高應不超過5000元(不包括支付帳戶向客戶本人同名銀行帳戶轉帳,下同),超出限額部分可以用銀行卡快捷支付。

 

央行這個算盤打得不錯,既限制了第三方支付機構,又可以讓支付寶、微信的用戶回歸銀行卡支付。

 

2017年5月,央行首次披露了對支付寶的處罰行為,稱支付寶(中國)網路科技有限公司因違反支付業務規定,被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要求限期改正,處以罰款人民幣3萬元。

 

三個月後,央行下發文件,將於2018年6月30日正式收編支付寶、微信等第三方支付機構。

 

再厲害的「俱樂部」也贏不過「國家隊」!事實證明,群眾路線難敵行政干預。

 

曾經的馬雲是硬氣的,曾經的支付寶轉帳和提現都是免費的,曾經的餘額寶上限100萬,活期利息比銀行定期都高。

 

曾經,馬雲說要改變銀行!

 

在央行一條條新規出台後,支付寶漸漸「歸順」了央行,馬雲也沒有了當年的「領導力」。

 

互聯網時代,馬雲是互聯網金融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區塊鏈時代,馬雲對於政府高壓監管的數位貨幣——區塊鏈技術第一個落地的應用,卻絲毫沒有觸碰。而是跟隨政府的腳步,高呼「無幣區塊鏈」。

 

允許「行政干預」的區塊鏈技術,還算不算區塊鏈現在還難說,但現在的阿里已經丟掉了當初的稚(銳)嫩(氣)。

 

相關部門對於區塊鏈領域,尤其是數位貨幣產業的高壓監管,讓BATJ從入局開始就「循規蹈矩」,巨頭之外,妄圖「顛覆」傳統的「初生牛犢」們也開始尋求合規化。

 

在中國證券報點名Fcoin後,火幣站在了國家隊。9月28日,中國區塊鏈+產業聯盟在海南正式成立,火幣中國正式落地海南,央視對此進行了報導。

 

早在今年5月份,中國「工信部信息中心」正式發布了《2018年中國區塊鏈產業發展白皮書》,這是中國第一份官方發布的區塊鏈產業白皮書,為入局者們指路。 

 

本文為金色財經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允許“行政幹預”的區塊鏈:15年的時間 馬雲已從硬漢變“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