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子人隨筆。離峰
Knowing
吳仁麟 2019-03-23 12:03

朋友要我搭早上十一點五十五分的高鐵。他說,這樣到了台北開兩點的會還很輕鬆。

 

可以想見這班車對於像他這樣高雄人的重要性,在忙完一整個早上之後,可以把時空無縫接軌到遠在三百多公里六十多公里之外的台北,然後繼續整個下午的行程。

 

我依他的建議坐上了十一點五十五的高鐵。

 

果然是一班很輕鬆的車次,從左營出發之後只停靠台中和板橋。又是離峰的時間,車廂空位還很多,便當也容易買。

 

過去很多高雄朋友應該也是搭這班車北上開會或參加活動,現在,我竟然也在體會這樣的生活。在車上吃著高鐵便當,有一種小小的成就感,覺得自己沒有浪費午餐時間,吃過飯再小睡一覺就可以到台北開下個會。

 

在離峰的高鐵上,忽然覺得「離峰」這兩個字很有意思,特別是想到上高鐵前和那位老人家的談話。

 

近七十歲的他在兩個月前創辦了一家新公司,他說,這家公司要能活下去至少要拼個四年。

 

看來身體還算硬朗,但是他竟然在人生已經遠離顛峰的年紀去開展新事業。更難以理解的是,他在前一家公司三十多年,好不容易爬到高層,竟然會選擇離開權力的頂峰。

 

之所以會離開峰頂人生該是有原因的,更何況他竟然沒選擇退休。但是兩人第一次見面,也不方便問太多。

 

在離峰的高鐵上,我想著這位老人家的離峰人生。現在的他,終於又站在另一個人生峰頂了,只是那峰頂上只有他孤身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