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全世界為區塊鏈癲狂時,背後竟隱藏了這些問題!
合作媒體:雷鋒網/作者: 幣頭條
林詩容/編譯 2018-03-12 09:00

 

在VC(創業投資)歷史上,從沒有任何一個話題像區塊鏈這般充滿爭議;來自各行各業不同背景不同階層的人,聚集在不同的聊天社群和Telegram Messenger(跨平台的即時通訊軟體)裡面,徹夜無眠的討論技術和哲學思想,一下子多了很多加密技術愛好者,多了很多貨幣金融學家,多了很多區塊鏈的信仰者,BFT、PBFT、POW、POS、DPOS、Sybil Attack……多了很多陌生的單詞。

 

不同於剛剛熱鬧過的深度學習需要極強的統計和代碼知識,區塊鏈融合了很多社會學和經濟學的理念,所以大多數喜歡動腦子的人都可以參與,對區塊鏈的擁護者,區塊鏈就像打開了一個嶄新的世界,去中心化下的陌生互信、平等、按價值貢獻所得……這樣的理想世界令大家期待。

 

反區塊鏈的陣營主要攻擊代幣經濟的泡沫,甚至充滿欺詐,因為至今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個區塊鏈項目大規模商業化,作為區塊鏈最成功的兩個項目,比特幣的商業價值仍然體現在充滿爭議的數字資產;以太坊智能合約的主要商業價值僅僅體現在了促進ICO泡沫。

 

無論在不眠的區塊鏈討論群中的爭論,還是區塊鏈和反區塊鏈之間的論戰,有著不同信仰和不同專業語言的激辯雙方,都很難進行任何有意義的討論,這正如產生於海耶克和凱恩斯(二十世紀的兩位重要經濟學家),至今仍然持續的市場經濟之爭,因為爭論多久都注定不會有任何結果。

 

不如,歇一歇,大家低頭做事情時至少看看比特幣的原代碼,或者考慮一下為什麼產生於2008年的區塊鏈技術忽然變得如此火熱?

 

我認為,區塊鏈如此瘋狂的背後,很可能代表了互聯網技術創新的匱乏,互聯網時代的結束,以及創業者和VC機構的集體焦慮。

 

1、互聯網技術的創新匱乏

 

互聯網產生於90年代末,泡沫於2000年,成熟於2006年,經過了以Yahoo為代表的web1.0和以Facebook和Google為代表的web2.0,迎來2008年開始的移動互聯網高潮;據我判斷,移動互聯網的創新機會已經於2015年結束,最近的一個移動互聯網獨角獸是2014年成立的ofo,最後一個PC獨角獸產生於2011年。

 

PC出貨量早已連年下滑,智能手機出貨量在2017年也首次出現下降,流量紅利的消失,預示著互聯網在商業價值方面已難以突破,用戶增長放緩的壓迫,更讓亞馬遜、騰訊等巨頭開始放下姿態,向線下拓展。

 

互聯網下半場更深刻的變革,只有寄託於企業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深入產業鏈,對企業生產、管理流程升級改造,但從網路效應的角度,顯然不會再出現2C互聯網那樣的高潮。

 

2、VC們和創業者的集體焦慮

 

對雄心壯志的投資機構和創業者來說,歷經2010年後移動互聯網、O2O、消費升級、影片直播、P2P、共享經濟、人工智慧……一個個高潮疊起後,只有潮水退卻,才能看到誰被拍在了沙灘上,大家期望很高的VR證明了是一場小春夢,已經被創業者和VC迅速的忘記;深度學習掀起的熱潮很快走到了深度學習能力的邊際;教育和消費升級短期內不會有很大的提升;普遍看好的物聯網,提高了企業運營效率,但改變企業卻是一個緩慢的過程,而智能家居帶給消費者的體驗提升一直不疼不癢!

 

不同於美國高度發達的企業軟體市場,由於中國的市場經濟和企業管理制度不成熟,中國的企業軟體市場長期畸形發展,因此互聯網在企業端的應用在中國市場還有很大潛力,不過企業軟體是一個緩慢發展的市場,投資需要耐心和行業知識,這個領域的投資人才長期在中國缺失。

 

從VC投資週期的角度,5至8年是完整的一輪,從2011年和2012年移動互聯網進入算起,許多基金在移動互聯網這波大潮後,已迎來了退出期;回頭來看,真正走出的獨角獸並不多,掙錢的基金當然是少數。因此,無論美國還是中國的VC都產生了迷茫和焦慮,當然也包括那些打拚多年,一路追逐風口,卻仍無出頭之日的創業者。

 

3、互聯網的初心已面目全非

 

相比技術創新的匱乏和VC們的集體焦慮,引發社會焦慮的是,互聯網的發展早已背離了本來的初心。

 

最早的互聯網誕生於政府資助的研究機構和大學,然後很多人免費貢獻早期互聯網絶大多數的流行開發軟體,可以說整個互聯網都是建立在開發軟體基礎上的。

 

起源和技術本質是去中心化,所以互聯網才如此的強壯,成為了一個自由、公平、免費開放的平台,在這個平台上,每個人都可以分享訊息、獲取知識,實現超越地理和文化壁壘合作。

 

然而現實世界中,多數情況下,中心處理訊息的效率一定遠遠高於去中心化的方式,在VC大量資金的支持下,一些聰明的創業者開始在互聯網的應用層佔據訊息入口和建立中介平台,誕生了像Google、Yahoo這樣中心化公司,利用廣告模式和訊息中介賺錢。

 

至今為止,互聯網的盈利模型仍然大體上分為廣告模式和中介模式,互聯網經濟模型的核心,由此也變成了追求網路效應、平台效應,建立壁壘形成壟斷,追求超額利潤。

 

經過20年的發展,無疑這個模型被證明是非常成功的,在美國形成了FAANG(Facebook、Apple、Amazon.com、Netflix、Alphabet)的壟斷核心,也就是今天的互聯網都出現了壟斷巨頭地位堅不可摧的局面,即便創業者有所創新,卻面臨著被壟斷者碾壓的困境。

 

曾經開放、去中心化的互聯網,在人類逐利下最終走向中心化的高度集權和控制,資源集中化導致了結構臃腫,過度營銷,訊息冗餘,訊息嚴重不平等,大平台對個人數據的採集和利用,更與互聯網早期的精神背道而馳,這些引發了更大的社會焦慮。

 

4、Token Economy帶來的顛覆

 

能夠打敗巨頭歌利亞的只能是化整為零的去中心化,在互聯網走向臃腫、壟斷的今天,區塊鏈其實是要通過一種創新的底層架構形式,重塑互聯網曾經追求的自由、開放、去中心化的精神。

 

正如剛才所說,開發軟體成就了互聯網,然而長期以來,開發軟體缺乏商業模式,主要靠用戶小額捐贈或者為企業做服務。

 

缺乏合理分配機制、沒有正向激勵,開發軟體企業慢慢被Google、Apple這些壟斷者擠到了互聯網經濟體的邊緣,主要靠創造者的奉獻和使用者的熱情來維持,伴隨區塊鏈,Token Economy(代幣制)的產生卻再次把開放協議喚醒,這將徹底改變開發軟體。

 

如果開發軟體的創作人根據軟體的場景設計了代幣機制,在早期沒有用戶或者很少用戶的時候的建造社區,獲取token,隨著用戶的增加、社區的價值在提升、促進token的增值,這樣就會回饋早期的創作人和社區的參與人。

 

可以想像,Token Economy會改變軟體開發產業的遊戲規則,憑藉清晰的利益分配機制,會吸引越來越多的創作人和企業會改到區塊鏈的底層架構上去開發產品,這將打破互聯網世界中Apple應用商店壟斷的模式。

 

去中心化組織同樣需要去中心的金融服務模式,Token Economy的產生同樣會顛覆原有VC的運作方式。

 

Ronald Coase(英國經濟學家)的邊際成本理論解釋為什麼會產生公司,訊息社會中大大降低了企業的邊際成本,在將地球拉平的同時也拉平了企業,在共識算法的演進和Token Economy的機制下,最後形成了去中心化的企業形式。

 

去中心化企業的產生進而會產生新的企業融資形式,一個去中心化的企業不可能會有傳統企業的股權概念;沒有了股權,肯定就沒有了VC投資。

 

比如,一個硬碟共享的ICO項目,如果用戶看好這個產品,未來需要使用這個產品,那麼可以購買token,支持開發者開發,從這個角度來看,如果作為VC,想投資這個團隊,因為這個團隊的價值主要在於token,那麼VC不如直接購買token,而不是投資股權,這也省去了那中間無休無止、討價還價的談判,也不再需要中間商佣金。

 

股權的創新讓不參與公司創造的外部投資人和用戶享受公司增長的福利,Token Economy的產生將會進一步拉近用戶和企業真實價值的距離!

 

在全球市場,Token Economy下的ICO正在嚴重威脅IPO,因為對於創業者,這種融資是開放的、分佈式的,並且打破地理上的壁壘,面向全球更廣範圍的投資者募資,而且從代幣售出的那一刻起,就在不眠不休的全球市場有了定價和交易流通性,這是所有創業者夢寐以求的畫面。

 

綜上所述,可以說,Token Economy打破了互聯網經濟長期以來羊毛出在豬身上的商業模式,用戶真正為使用的資源付費,這將引發很多行業巨大變化。

 

圖文授權自 雷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