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恐怖攻擊已過去16年,但這幾件事還沒解決
Knowing
合作媒體-界面新聞 2017-09-12 09:00

(圖片來源為Pixabay)

 

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挾持四架美國民航客機,其中三架撞向紐約世界貿易中心和華盛頓五角大樓,製造了震驚世界的「911事件」。

 

攻擊造成包括消防員在內的3201人喪生,被稱為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恐怖攻擊。一個月後,美國以阿富汗塔利班藏匿基地組織頭目賓拉登為由發動阿富汗戰爭,開啟了美國歷史上最長的戰爭。

 

16年之後,雖然賓拉登已被擊斃、世貿中心也已重建,但對恐怖攻擊主謀的審判依然沒有進展、1100多名遇難者還身份不明、基地組織仍然堅強地活著。

 

主謀未被判刑

 

911恐怖攻擊主謀哈立德·謝赫·穆罕默德(Khalid Sheikh Mohammed)和四名從犯現在正面臨實施恐怖攻擊和3000多項謀殺罪指控,一旦被判有罪,這五人將被處決。

 

然而16年過去,參與此案的律師表示,對哈立德及其同夥的審判還將繼續「數年,或者十多年」。

 

2003年,身為基地組織高級頭目的哈立德在巴基斯坦被捕。美國中央情報局將其在秘密地點關押數年後,把哈立德送往了關塔那摩監獄。對哈立德五人的審判都由軍事法庭負責。

 

而審判至今沒有進展,與美國臭名昭著的關塔那摩監獄脫不了關係。

 

最初,哈立德五人於2008年在關塔那摩軍事法庭接受提審,當時哈立德稱他願意通過被處決成為「烈士」。而在第二年,承諾要關閉關塔那摩監獄的歐巴馬上任並要求立即停止對該監獄所有嫌犯的審判。

 

當時,歐巴馬提議將哈立德等人轉至紐約的民事法庭接受審判,但在遇難者家屬的抗議聲中,國會否決了歐巴馬的提案。

 

等到這五人再次接受法庭提審已經是2012年5月,而當年的提審被美國媒體用「混亂」來形容。期間,被告們拒絕與法官交流、摘下了翻譯傳聲用的耳機;有人中途要求進行禮拜;還有人稱監獄的守衛想殺人滅口。

 

這次走程式的提審持續了整整13個小時。其中最大的問題在於,辯護律師指出,哈立德等人在被轉到關塔那摩之前被關在CIA的秘密地點並遭受了酷刑。在關塔那摩,哈立德曾在一個月內遭受183次水刑,被禁止睡覺還遭到灌腸。

 

在提審時,一位辯護律師在描述其中一名被告經歷的酷刑時,法庭直接切斷了媒體和觀察員的音訊播放信號。

 

被告遭受的酷刑為辯護律師提供了強有力的辯護依據:律師們要求CIA公佈酷刑的機密資料;還有律師稱,由於為哈立德等人提供辯護,自己遭到了當局竊聽。

 

在今年8月的聽證會上,檢方表示希望此案最早能在2019年開始庭審。但參與其他關塔那摩案件的律師認為,哈立德等人的審判「有太多問題,都不確定他們是否能真正開始審判」。

 

就算五名被告被判有罪,隨後的上訴還將持續數年。

 

而關於發動911襲擊的原因,美國媒體近期還給出了新說法。

 

上周美國歷史頻道播出的一部紀錄片聲稱,賓拉登之所以策劃911恐怖攻擊是為了報復美國人把他趕出蘇丹,迫使他與第二任妻子和長子分離。賓拉登前往阿富汗後,他的第二任妻子和長子返回了沙烏地阿拉伯。

 

40%遇難者身份未確認

 

911恐怖攻擊直接造成2753人遇難,截至目前,僅有1641人的身份得到確認,其他1100多人的遺體依然下落不明、身份也無法確認。

 

為了從2.19萬塊遺體殘骸中辨認遇難者,紐約法醫辦公室從今年開始使用了更為精密的DNA識別技術。8月,法醫辦公室辨別出了一名男性遇難者的身份,這也是自2015年以來的首例。

 

研究人員指出,辨認遇難者遺體之所以如此困難,是因為世貿中心的殘骸中含有石棉、鉛、玻璃、重金屬、混凝土、有毒氣體、細菌和飛機燃油殘留等各種物質。

 

除了增加辨別難度之外,這些物質還導致包括消防員、救援人員、清潔工在內的5400多人患上癌症,共有7.5萬人因為911事件健康受損。

 

去年,研究人員發現,第一批抵達現場進行救援的人員出現了認知功能障礙,這也是阿茲海默症的主要表現之一。

 

紐約勞工聯盟的醫生、911救援人員健康問題監控組的負責人米柳斯 (Jim Melius)在去年的講話中表示,在五年時間裡,「因為世貿中心事件患病去世的人數將超過攻擊本身造成的死亡人數」。

 

而世貿中心殘骸內的各種物質以及大量無法確認身份的受害者也成為了陰謀論者大做文章的依據。

 

直到今天,依然有陰謀論者對於911事件當天到底發生了什麼,特別是五角大樓的遇襲提出質疑。

 

有說法稱世貿中心的殘骸裡發現了鋁熱劑,因此大樓是先發生爆炸,之後才遭到飛機撞擊。還有說法稱五角大樓根本沒有遇襲,一切都是美國自導自演、目的是為發動戰爭提供藉口。

 

備受質疑的沙烏地阿拉伯

 

在911事件的19名劫機者中,有15人是沙烏地阿拉伯公民,因此有部分遇難者家屬認為基地組織獲得了來自沙烏地阿拉伯的資助,沙烏地阿拉伯政府需要為恐怖攻擊承擔責任。

 

此前,遇難者家屬曾多次在美國法院起訴沙烏地阿拉伯政府,但法院都以沙烏地阿拉伯政府享有主權豁免權為由駁回訴訟。沙烏地阿拉伯也一直否認與攻擊有關。

 

這一切在去年9月發生轉變:美國國會兩院先後通過法案,允許911受害者和家屬起訴沙烏地阿拉伯政府;9月23日,歐巴馬否決了國會的決定;數天後,國會又推翻了歐巴馬的否決。

 

此前,美國當局公佈了調查委員會2002年完成的911報告中的部分機密內容。機密內容顯示,沙烏地阿拉伯王室曾為沙烏地阿拉伯間諜提供了8.9萬美元的資助,而911事件的部分劫機者確實接觸過與沙烏地阿拉伯政府可能有關的人員,但無法確定沙烏地阿拉伯間諜為劫機者提供了幫助。

 

據英國《獨立報》9月10日報導,遇難者家屬代表團為控告沙烏地阿拉伯政府提交的最新證據顯示,沙烏地阿拉伯駐華盛頓大使館可能為「演習」911攻擊提供了資金。

 

證據指出,沙烏地阿拉伯使館的兩名員工裝成留學生,從華盛頓乘飛機到鳳凰城,以測試機場的安檢程式。

 

家屬代表團引用美國聯邦調查局的文件稱,這兩人是沙烏地阿拉伯間諜,在1999年11月乘飛機前往華盛頓的途中,曾多次「試圖接近駕駛艙」,並向空服人員詢問「技術問題」。

 

兩人的舉動引起了空服人員的懷疑,導致飛機迫降俄亥俄州。迫降後,兩人接受了FBI的調查,後被釋放。

 

基地組織健在

 

911恐怖攻擊後,美國對基地組織展開了毫不手軟的復仇行動。

 

僅一年後,基地組織三分之一的領導人或被殺或被逮捕、倖存成員東躲西藏;該組織丟失了阿富汗的藏身處和訓練基地;2011年,賓拉登被美軍擊斃;2014年,該組織的前伊拉克分支、現在的「伊斯蘭國」(ISIS)取代基地組織,成為了聖戰分子的代表。

 

但即便如此,基地組織依然存活至今,還在伊拉克、敘利亞、葉門、索馬利亞以及東南亞等地發展了下線。

 

美國國務院前反恐官員培根(Tricia Bacon)認為,基地組織能活下來的一個主要原因是911樹立了基地組織在聖戰分子心中的地位,而該組織非常擅於和其他組織結盟。

 

2002年10月,在基地組織資助下,印尼的伊斯蘭祈禱團在峇里島製造爆炸案,造成202人死亡。這次攻擊也被視為基地組織對911的周年紀念。

 

2004年,基地組織與約旦聖戰分子扎卡維共同設立了基地組織伊拉克分支,扎卡維正是此後ISIS的創始人;2006年,在扎卡維的説明下,基地組織在阿爾及利亞設立了伊斯蘭馬格里布基地組織,專門針對北非各國發動攻擊。

 

從2009年到2014年,基地組織先後設立了阿拉伯半島基地組織、與索馬利亞青年黨和敘利亞的努斯拉陣線達成聯盟、還設立了印度次大陸分支。

 

根據政府調查和媒體統計,基地組織的收入主要來自捐贈、走私毒品和綁架勒索。據英國政府2015年發佈的報告,來自「海灣地區的個人捐贈」是基地組織及其分支的關鍵資金來源。

 

在911之前,曾經對450個恐怖集團進行研究的反恐專家克羅甯(Audrey Kurth Cronin)發現,極端組織的平均壽命是「八年」,這些組織要麼被消滅、要不與政府達成和談、要不自然消亡或者進化。

 

但這個規律對基地組織並不適用。曾多年負責FBI反恐行動的雷維爾(Oliver Revel)在接受《紐約客》採訪時表示,如果「不解決根本問題」,這些恐怖組織將「繼續發展」。

 

「他們所想要的和西方價值觀完全不同,你怎麼可能選擇和他們談判?因此,唯一的辦法是殺掉他們?我也不知道。」

 

阿聯酋《國家報》的評論文章認為,除了美國不願意承認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為恐怖組織崛起提供了土壤之外,包括歐洲在內的打擊恐怖主義聯盟都沒能解決滋生極端主義的根本原因,也沒有找到可以與極端主義思想抗衡的意識形態和敘事方式。

 

曾為北約官員提供諮詢的反恐專家霍赫貝格-馬龍(Anat Hochberg-Marom)也表達了相同觀點,「空襲能殺死恐怖分子,但不能殺死意識形態」。

 

但她認為,要找到有效的對抗辦法並不容易,「反恐比當一個恐怖分子更難。反恐需要同時保護所有人,而恐怖分子只需要在任何時間、對一個點發動攻擊」。

 

 

以上內文,由界面新聞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