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FundPark執行長孫慧來:對監理沙盒有期望,但最重要的是如何運作
Knowing
余宗翰 2017-12-29 15:30

(由左至右分別為 FundPark執行長孫慧來、首席風險管理官莫招傑與首席運營官曾洛銘) 

 

來自香港的新創團隊FundPark為中小企業解決難以向銀行借貨的問題。FundPark建立一個線上平台讓資金方借款給有訂單或應收款項賬單的中小企業,改善買家延後付款所造成的周轉不靈。

 

買家延後付款是全球共有的問題,這讓許多資產不足的中小企業出現資金短缺的難處;因為很多台灣的中小企業都面臨著這個痛點,所以FundPark的執行長孫慧來十分看重台灣市場,同時著手開拓台灣的業務與招募技術人才。

 

FundPark的商業模式是通過平台連接資金方與中小企業,可以想像為一個線上提款機:提交訂單或應收賬款即可收到資金。香港的金融監理環境與新加坡相比,和台灣較為相似;台灣的監理沙盒推行在即,新加坡的積極性自是政府必須學習的,而香港的經驗可能更適合台灣借鏡。KNOWING邀請在香港創業、在台灣開分公司的FundPark的聯合創辦人及執行長孫慧來(Anson Suen)講解台港兩地的金融環境差異。

 

以下為KNOWING專訪孫慧來的精華摘要:

 

請問FundPark的利基、解決的問題?

 

我以前在香港滙豐銀行做過中小企業,貿易金融和大宗商品貿易的部門。成立FundPark是因為我看到中小企業有很大的融資需求。

 

銀行總覺得融資給中小企業風險高,會要求房地產等抵押品,導致很多中小企業無法融資;而且,銀行也受到國際機構的監控,我們叫Basel III(巴塞爾協議III),其中一個監控條例要求銀行「風險加權資產」(Risk-Weighted Assets) 的占比不能超過某個數字;對銀行來說,如果要把占比降低到監管機構可以接受的程度,就要從中小企業下手。

 

企業借貸的風險較高,FundPark如何降低風險?

 

我們要先重申,FundPark不做一般的公司貸款。FundPark只做供應鏈上的融資。

 

現在很多企業買了商品後都不會馬上給錢,常常會延遲60天、90天;特別是運去海外的商品,甚至要拖120天、180天、220天後才能收到錢,我們叫做credit period。credit period使中小企業有一段期間內沒有餘錢做新的投資,也造成風險。FundPark可以讓中小企業早點拿到錢,拓展業務。

 

舉例來說,我賣10萬個杯子給Walmart,它延遲120天付我賬款;這段期間,我沒有足夠的資源接新的單,或做新的投資。這時,我把訂單放上FundPark平台,如果平台上有出資方願意接單,那Walmart所欠的就是那位出資方的錢。

 

在風險控管上,FundPark會檢查中小企業的實力,以免他們出貨不良;也會看買家的信用狀況,以免他們到時無法還錢給平台上的出資方。

 

我們也跟全球最大的出口信用保險公司Euler Hermes合作,保障一些買家信用意外。比如中小企業賣5萬個人偶給玩具反斗城,他們最近破產,破產了就沒辦法付錢給接單的出資者,這時就可以由Euler Hermes理賠。

 

亞洲開發銀行在2015年做了一個調研:如果中小企業增加25%的貿易融資,總體雇員會增加19%,新的投資金額會增加30%。由此反映出,貿易融資對中小企業以及社會的的重要性。

 

 

在台灣開分公司時,比較台港兩地法規,台灣是否比較嚴格?

 

其實香港跟台灣的監理機構都非常保護小的投資人,我很支持這點,因為這樣才能確保投資人的信心。香港跟台灣一樣,有HKMA(香港金融管理局) SFC(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 等不同的單位監理不同領域。兩年前香港的監理沙盒主要是給銀行申請的,近一兩個月SFC才推出一個給新創團隊申請的監理沙盒。

 

我不覺得台灣的金管會很保守,我對台灣的監理沙盒有很大的期望;但監理沙盒最重要的是如何運作。比如,如果申請時要填寫很多表格,或是與監理機關溝通耗去太多的時間,這會消磨新創團隊的資源。

 

實行監理沙盒的時候,如果想法只是「把法規寫清楚、門檻降低一點,讓新創團隊來申請。」這個心態可能不是那麼好;如果心態是「我們要幫助新創團隊把商品更快推出市場。」這樣與新創團隊溝通才會更有效率。監理沙盒的意義在於,測試商品有沒有受到市場歡迎,得到回饋後再去調整,這樣才能跟上快速轉變的新創產業。速度很重要,如果速度慢,監理沙盒的意義就不大了。

 

我聽一些朋友說,他們在香港申請某些項目時要填寫100多頁的申請表格,還有很多其他的條件,那真的不行。新創團隊通常資源比較少、沒有法律人才幫忙,而新創團隊有沒有法律背景其推行速度會有差別。如果政府有個給新創團隊諮詢的窗口,會有很大的幫助。

 

聽說新加坡會幫新創團隊找資源,積極幫助新創團隊推展業務,您的看法是?

 

對,我感受很深的是,去年MAS(新加坡金融管理局)跟所有新加坡的銀行說,「你們遇到的任何問題都提交給我。」MAS把所有問題做成problem list放在官網,跟新創團隊說,「如果你們能解決其中任何一個問題,我就主動幫你們媒合。」這才是沙盒主管機關該做的事情。

 

新創團隊要找銀行談合作,往往不清楚哪家銀行需要自己的服務。MAS就是很好的中間人,他們知道「找到現成的問題就一定會有solution,沒有的話至少可以一起討論。」MAS不僅是監管者,也運用資源推動新創,這是台灣、香港應該去學習的。

 

香港是海洋法系國家,監理單位要修法是不是很快?

 

香港的一些基本法律條例要修改也要經過國會,但是在SFCHKMA監理沙盒裡測試的東西不用過國會,直接推行。

 

台灣對我來說,政治因素是最大的不穩定因子,有些make sense的東西一直在擱置。香港沒有那麼大的問題。

 

(2017 香港Jumpstarter總決賽)

 

您對監理沙盒有什麼期待和憂慮嗎?

 

FundPark在台灣設立分公司就是要參加監理沙盒。台灣監理沙盒有一個好處是實驗時間很長;但我們憂心,實驗時間拉長後金管會的顧慮是不是也比較多呢?

 

我期待台灣的監理沙盒可以幫新創團隊做快速的推動,才能吸引外國團隊。我以外國人的角度來看,如果政府的審查太過保守、時間拖太久,我們要經常往返台灣、香港,會降低FundPark推行的效率。

 

台灣與先進國家相較,發展FinTech的優勢與劣勢?

 

台灣近年出現了很多新創團隊,當他們與客戶建立關係時會遇到很多問題。比如接單時不知道客戶可不可以信任;若客戶延遲付賬,也會導致賣家不敢接太多生意。這些顧慮會壓抑經濟活力。

 

FundPark可以幫新創團隊做保險評估、減少風險,也能解決延遲付款的問題、加強資金的周轉,釋放經濟活力。FundPark也提供中小企業免費的顧問服務;比如客戶的訂單從100萬美金加到300萬美金,中小企業可能會有一些顧慮,FundPark可以幫他們調查客戶的背景。

 

FundPark對台灣市場有興趣,對台灣的人才更有興趣。我們正在招募人才,尤其是業務拓展人員與技術人員。

 

FundPark進來台灣時跟銀行接觸過了嗎?印象如何?

 

我們發現台灣有些銀行特別保守,比監理機構的官員還保守。他們或許對金融科技有興趣,卻不敢行動。比如有些銀行行員希望FundPark發展兩三年、累積一些貿易紀錄後再來跟他們談;可是三年後也不知道這個世界變成什麼樣了?

 

與台灣的保守相比,香港銀行的心態比較開放。可能台灣是海島國家,環境比較孤立、安逸;香港要接受很多外來的衝擊,不趕快改變就會喪失競爭力,所以更勇於冒險。 

 

(圖片由FundPark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