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小酒館。趁愛打劫
Knowing
吳過 2019-03-13 18:00

人生總是這樣,好消息之後總會跟來壞消息。

 

想聽聽我的故事嗎?這些事,我從來沒跟任何人提起過。

 

退休那一天,醫生宣佈我得了絕症,而且活不過一年。您說這兩件事那個是好消息?

 

分開來看也許很清楚,但是合在一起就很難說了。

 

活不過一年這件事看來很慘,但是這也意味著,我可以用這一年花光辛苦一輩子換來的退休金,不留一毛也不欠一毛給這世界。

 

所以,這兩件事混在一起是好事還是壞事?越想越不清楚了。

 

「想做什麼就去做吧,您的情況只會越來越惡化,吃什麼喝什麼都沒關係」醫生形容我的心臟就像一顆不定時炸彈,什麼時候會爆都說不定。而且這算先天性的稀有疾病,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控制病情。

 

我一直忘不了那醫師的表情,沒有任何的悲憫,反而有幾分替我高興。

 

其實也難怪,根據統計,台灣人在死前癱在床上的時間平均是七年半。得這種會瞬間掛掉的病,對我對別人看來都是福報。

 

倒是該怎麼去渡過這一年呢?這件事實在有夠傷腦筋。有點年紀了,感官也遲鈍了,每天大吃大喝實在沒意思,這時候最想的,還是找個人來愛,也許性能力也不太行了,但是靈魂還是渴望被擁抱。

 

我想起初戀情人,打從三十幾年前分手之後就一直沒連絡,不知道她現在過得好不好?該有小孩了,搞不好還抱孫子了,她還住在台北嗎?我該怎麼才能找到她?

 

她名字是林依玲,以前我都叫她「空一空」(台語,010的諧音),兩人交往的時間並不長,但是卻一直忘不了她。人家都說初戀總是最美,現在我終於可以圓夢了。

 

但是該找誰問她的消息呢?這麼多年沒連絡,彼此也沒有共同的朋友,只能靠臉書了。在臉書上打上010,竟然就跳出她的照片,迫不急待的點進她的動態牆,我呆了。

 

怎麼這麼巧!

 

她走了,就在幾個禮拜前,而且明天就是告別式。

 

無論如何,我都要去見她一面。

 

隔天一大早,竟然在她的靈前哭得稀里嘩啦,整個人癱在地上。

 

「這位大哥,您沒事吧?」一雙溫柔的手把我從地上扶起來。

 

抬頭看那張臉,我再次被嚇死了。

 

怎麼是她,010,妳不是掛了嗎?

 

「我是她雙胞胎妹妹」她說。

 

我竟然不知道她有妹妹,您是?

 

「我叫林依依(011)」她說。

 

走了個010,來了個011,難道這是天意?我如果不把握這難得的緣份該會被天打雷劈。

 

跟她說我這邊有些010的遺物,想交還給她,就約了她隔天早上喝咖啡。

 

從她點頭時的眼神看來,我確定她已經愛上我了,難道雙胞胎真的有心電感應,她也會愛上她姐曾經愛過的男人?

 

在咖非店裡把當年幾張010的照片還給她,也像是把那些遙遠年代的愛情給結清了,有幾張背後還寫著「勿忘影中人」。邊談起當年的愛情,不爭氣的男兒淚就這樣流了下來。

 

兩人聊得很開心,我也大方的跟她說了我的病情。她邊聽邊流淚,那張臉又讓我想起010,真想一把抱過來狂吻,把她眼淚吸乾。當然,如果她願意把我(的淚)吸乾,我也會欣然接受的。

 

「對不起,冒昧提個想法,您別介意」我終於開口了。

 

我說,想在人生的最後一年搭著遊輪環遊世界玩到死,能不能和她一起同行?我走了之後,退休金和所有財產都可以給她。她竟然答應了,該是同情我,也可能是單身了一輩子她沒有什麼牽掛。

 

於是兩個中古男女就這樣開始豪華背包客的浪跡天涯。搭著遊輪繞著地球玩了好幾圈,天天美酒美食和美好的黃昏之戀。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那些有錢的外國老人退休之後那麼喜歡搭遊輪了。

 

因為在這裡,天天看到的都是來揮霍青春的年輕人,再老的人來到這裡都不會覺得自己老。每天在船上徹夜狂歡,我食量和酒量也變好,天天喝Chateau d’Yquem(貴腐酒之王)吃鵝肝,拼命想把過去沒活過的人生活回來。

 

每天和011過著爽日子,時間流逝得特別快,一年就這樣過去了,而我竟然完全沒事。

 

「寶貝,一定是妳的愛情把我治好的」我總是情不自盡的這樣對她說。

 

她心裡即使再多的狐疑,該不會很白目的問我為什麼還沒死。

 

她應該更永遠不會知道,我其實沒有得了什麼不治之症,也沒有什麼一年大限。

 

這些話其實都是我在第一眼看到她時閃電構思的故事。我相信這些故事可以為我和她帶來幸福。

 

對不起,當然也把正在看故事的您給騙了,拍勢。

 

同場加映:「半頹廢餐酒會」

 

每個月的某些晚上,吳過會在台北某個角落辦「半頹廢餐酒會」,美食美酒聊人生,歡迎您的加入,每人費用兩千元,請電郵:vinwu168@gmail.com,通關密碼”半頹廢餐酒會”。

 

警語: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