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走私」:俄羅斯人是如何把酒帶上天的?
合作媒體-界面新聞
郭珈寧/編譯 2017-07-16 18:00

 

太空人這一職業並不浪漫。在太空待過的人都會告訴你,這種工作不僅艱苦而且壓力巨大。所以,即使在太空中,俄羅斯人也不能沒有節日,更不能免掉和朋友乾杯。

 

夾帶私貨手法很多

 

酒這種暖身飲料最早於1971年被帶上太空,目標是「禮花7號」軌道站。當時,一位太空人恰好過生日,他的朋友們將一瓶亞美尼亞白蘭地藏在血壓計中

 

被帶上太空。而且,檢查委員會曾在不同空間站發現過幾十處藏酒的地方。官方人士對此並不否認。俄太空人選拔總委員會聯合主席維亞切斯拉夫‧羅戈日尼科夫就承認,幾乎所有太空人都有這樣的「私藏品」。他說:「這是完全不允許的,我不知道這些酒是怎麼帶上去的。」

 

蘇聯英雄、太空人伊戈爾‧沃爾克就講過怎樣往太空船上夾帶私貨。1984年乘坐「聯盟號」飛船升空之前,他買了兩桶酸黃瓜和一些白蘭地。「座椅在飛船上要定中心,因此不能攜帶超過計算重量的東西」,沃爾克說,「但我和搭檔瓦洛佳‧札尼別科夫在起飛前一周除了麵包和茶什麼都不吃,瘦了近2公斤。把東西封好,穿太空服時把它們放在裡面。就這樣起飛了,肚皮上放著酸黃瓜。」

 

還有的人使用飛船上的檔藏酒。』那是很厚的一摞文件,去掉封面,用裝酒容器代替裡面的頁面。裝一升到一升半沒問題。最重要的是別讓酒晃蕩出響聲。」太空人格奧爾吉‧格列奇科曾在太空中度過了134天20小時32分58秒。他說,太空人在空間站必須做體操以防止肌肉萎縮,每天至少2小時,飛船上備有專用服裝,裡面有迫使肌肉在失重條件下工作的裝置。太空人們就在換崗時利用它留下「私貨」。

 

太空喝酒需要想像力

 

「有一次,我在體操服裡發現了一個一升半裝軍用水壺,寫著『刺五加』」,格列奇科回憶說,「可裡面是白蘭地!我們算了一下,這些酒可以供我們每天睡前喝8.5克,但我們只喝了半壺,剩下的根本就喝不到。因為液體倒不出來,用力擠壓就會和空氣混合成泡沫。因此我們不得不把剩下的半壺酒放回原處。下一批太空人回到地面說他們喝光了白蘭地之後,你不知道我有多驚訝。怎麼會?原來他們想到了一個辦法。一名太空人飛到空中,用嘴咬住酒壺口。另一人輕輕向下打他的頭。第一個人會往下飛,這時液體就隨慣性灌到他嘴裡。然後兩個人交換位置。他們說,『除了高等教育之外,還得有至少中等的想像力』」。

 

許多太空人認為,空間站禁酒令有害無益。在空間站待了184天的亞歷山大‧拉祖特金就公開說:「有一次,由於意外情況,機艙內的空氣成分發生了變化。甚至地面控制中心的醫生都建議我們喝點酒中和有害因素。」

 

呼籲空間站飲酒合法化

 

兩次獲得蘇聯英雄稱號的瓦列里‧柳明也說:「飛過的人都會告訴你:在太空中喝一口白蘭地會消除緊張。我就在起飛前買了12瓶亞美尼亞白蘭地,把它們倒入帶擰蓋的塑膠包裡。最難的是繞過層層檢查。新空間站在工廠的時候我和機師在裡面進行適應訓練。我利用這一機會,在幾個秘密地方藏了6升酒。考慮到半年的飛行計畫,這並不多,並且還有兩批考察隊到來,這又是6個人。

 

當然,殷勤的主人是用珍貴私藏招待客人的:我們把一小口兒白蘭地叫做『咕嘟』。相當於20克,在地球上根本不算啥。但是在太空中,『咕嘟』可是神奇的魔力水。比如說,我們累了一整天,第二天還有複雜的實驗,鑽進睡袋,但睡意全無。這時『咕嘟』就幫上忙了。我們不是一口幹掉,而是把它含在嘴裡,用舌頭品嘗滋味,然後慢慢咽下。這個過程要拉長到10分鐘。在宇宙中,這一點點酒精的作用是奇妙的:它讓人平靜、放鬆,然後很快睡去,第二天精神飽滿地醒來。我認為,應當讓空間站合法擁有少量酒精。」

 

 

首圖取自NASA

以上圖文,由界面新聞授權。

界面新聞只服務於獨立思考的人群,據說全中國最牛的記者都在這裡寫稿。想勾搭他們就速速下載「界面」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