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用心生活,信仰就在世界屋脊上!
Knowing
or旅讀中國 2016-06-15 17:00

文_木子鵬、旅讀編輯室/圖_木子鵬、CTPphoto 

 

早上七點,我們前往天葬台,拉開根噶老師的車門,車裡正播放著「金剛七句」的念誦,根噶一直跟着唱念。天葬台在半山上,位置很好,我們的車避開犛牛,沿著小路盤繞,周圍有很多流浪狗,見人來不亂叫、也不躲閃,窩在那裡睡覺,偶爾抬頭看人一眼,我們繞開牠們,步行前去。 

 

早晨的空氣總是濕潤和清涼,讓人清醒,四周很安靜,只聽見我們自己的腳步和呼吸聲。所謂天葬台,只是山上的一塊大石頭,不遠處矗立著白塔、經幡飛揚。大石塊散發亮光,表面坑坑窪窪、有明顯的陳年油脂,顯然使用了多年,根噶告訴我們,這個天葬台是玉樹全州使用最頻繁的一個。 

 

生死離聚 都是平常

 

果然,不到十分鐘,遠處開來一輛車子,幾個人抬下一個白色編織袋,我們幾個便收起相機讓出天葬台,走到遠一點的山坡上,對家人和逝者示以尊重。其實到底能不能看天葬、有沒有禁忌?以我的經驗,完全看逝者家人的心情,看現場彼此關係的互動。我見過距離最近的一次不到兩公尺,還成了幫手之一,要幫忙哄趕周圍的禿鷲。很多時候,現實遠沒有想像中的神聖肅穆,就像生活中平常的一頁,編織袋裡的赤裸肉身便這樣讓喇嘛肢解,遠遠就聽得到劈剁的聲響。

 

我們身邊聚集越來越多的禿鷲,距離也就三、五公尺遠,站在那裡望盼著食物,天空中還有更多禿鷲盤旋、降落。根噶老師以前做過天葬師,說起天葬在藏人心中的意義和地位,當時他身為喇嘛,第一次下斧的感受仍歷歷在目,然而這之於禿鷲,是一頓美好的大餐;之於逝者家人,只是輪迴的一部分;而之於逝者的靈魂,也許就是一個新的開始。 

 

水流經過的地方 都有祝福

 

對於山水、對於自然,藏人與環境有親密的神聖關係、奇妙的互動方式,藏人好像是天然的行為藝術家,彷彿每塊石頭、每條河流都有生命,恰好這裡就是三江的源頭,每一滴水,不是去了黃河就是長江、瀾滄江。譬如玉樹周邊的勒巴溝,環境秀美,山澗小溪流過,溝裡有祖先留下的岩石刻畫,六字箴言、佛像或古藏語的經文。藏人相信,這些河流中的經文和咒語,每經水流沖刷便念誦一次,就這樣每時每刻、不間斷與自然對話,咒語和能量隨著水流向四方,也許藏人祖先真的知道這條小溪日後匯入通天河、長江、最後真的匯入海洋。

 

根噶告訴我,以前玉樹的中心就在嘉那,繁榮了很久很久,有世界最大的瑪尼石堆——嘉那瑪尼石城,但文革時遭破壞,今天的玉樹結古鎮是近年才發展出來的。瑪尼石城的瑪尼石堆堆疊疊,有幾十或幾百年前的歷史,卻不算是遺跡,因為它也每天繼續成長,只要填一塊新的瑪尼石,就有了新的延續。石堆大約兩三個足球場大,有上億塊的瑪尼石,小的巴掌大小、大的一層樓高,據說當年一位喇嘛想到教窮人刻瑪尼堆,路人可以就近與靠刻石為生的藏民購買屬於自己的那一塊,相互滿足所需且各自溫飽,這樣的平衡便延續了幾百年。 

 

 

本文圖文由《or旅讀中國》雜誌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