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白天是設計師,晚上是鬥士的街頭藝術家
合作媒體:好奇心日報/作者:徐佳辰
張詠晴/編譯 2017-09-12 19:30

「你要不就全權擁有言論自由,要不就一點也沒有。就這麼簡單。」Smile 說。2015年聖誕節,畢業於中央聖馬丁的獨立平面設計師Smile悄悄在倫敦大街上貼出了一張海報。這是他自己設計的作品,海報被影印成A0大小,只有黑白二色。上面醒目地寫著大小不一的幾行句子:

 

「向精彩世界的領袖們致以特別的聖誕問候,感謝你們又給予了我們一年份的破壞、恐怖、仇恨和經濟危機。」海報的左下角用紅色的簽字筆簽下了一個Smile 單詞,簽名的左邊還有一行更細小的印刷字體:「你們又為罪行和羞恥設定了新的標準。微笑吧。」

 

 

Smile並不是真的叫Smile。但他並不願意更多透露自己的真實身份,即使在最近才在Kickstarter上成功完成的海報印刷計劃裡,Smile也僅僅以逆光角度拍攝了一段完全看不清臉的影片,主要介紹海報的印刷質量和集結他這兩年以來所有街頭海報設計的一本畫冊。

 

Smile此次在Kickstarter上透過眾籌進行印刷的海報作品。

圖片來自:Kickstarter

 

「我選擇Smile 這個名字是出於一種諷刺的效果。我決定開始喊出這些口號是因為感受到了深深的悲傷,以及人性中憤怒的部分。對我個人來說,那些公然的雙重標準、虛偽的政客,主流媒體和他們合作贊助商驅使我想要說點什麼。」

 

自那年聖誕節之後,創作海報就成了Smile 的另外一項工作。他告訴我們,自己白天是一名獨立設計師,到了晚上,就會遊走在倫敦的街頭找地方張貼海報。有些海報剛剛張貼上去沒多久就被撕掉了,而有些則有機會一直留在牆頭。還有一次,他遇到一名來自瑞典的時裝設計師,花了整整一個晚上給他「把風」。

 

被撕掉的海報。圖片來自@smilestreetart

 

「我會隨身帶著一本筆記本,把自己的思考和觀察記下來。每當遇到一些傳遞積極能量、深刻事實或諷刺性的句子或詞語時,我就會把它們做成海報。」

 

這些海報和第一張一樣,統統都是A0尺寸(1189mm*841mm__這就意味著它們其實挺大挺醒目的。除了統一運用來自於上世紀30年代的襯線體Albertus排版,Smile還會加入富有隱喻的彩色圖形、人物肖像等作為設計元素。人們常能在他的海報一角找到很多奇怪的符號組合,其中,1984 是常常出現的一組數字。

 

圖片來自:Creative Review

 

Smile 說,他也曾在大型企業裡工作。每到週一,周圍的同事都會一起討論他們週末的瑣事以及各種新聞,然後微笑著附和別人,隨即開始一周的工作。沒有人與集體有衝突,也不會有人在這樣的環境里以知識分子的身份說一些激進的言論。

 

 

他感到「反感,以至於不得不離開」。這段經驗激發了Smile 學習歷史和心理學,並將這兩個領域中的文化符號加入了海報的設計中,與之相伴隨的還有一種反烏托邦精神__包括文藝復興時期的意大利思想家Giordano Bruno、俄籍美國小說家Ayn Rand、發明家Nikola Tesla、英國作家George Orwell,乃至1967 年的英國科幻劇《私法爭鋒》等都是他的創作素材。

 

 

一開始,Smile只把自己的海報印刷出來,他需要花不少時間在倫敦的街道上尋找合適的張貼地點。由於每張海報在每個地點受到的「待遇」不同,Smile還開設了自己的Instagram賬號宣傳和推廣自己的作品。

 

從一方面來說,Smile 並不討厭社交網絡,儘管後者為世界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做出了舉足輕重的貢獻。「我覺得我的作品出現在社交網絡上是合適的。」他說:「雖然相比起在大街上、畫廊裡甚至網站上的藝術作品,人們不會在社交網站上花相同的時間瀏覽我的海報。但社交網絡也自有它的好處__當一張海報張貼在大街上時你沒辦法向每個人解釋其中的意圖,但我可以在Instagram 的圖片註釋裡寫下來。」

 

也得益於Instagram,Smile 收到了來自全世界的反饋,甚至有網友提出想購買他的海報作為藝術品掛在家裡。這激發了他在今年8月於Kickstarter上線的印刷項目。

 

 

除了海報, Smile的Kickstater項目還同時發售一本集結了他所有海報作品的書冊。圖片來自:Kickstarter

 

另一方面,Smile 理所當然地認為社交網絡是危險的__因為這是一種「可以控制和操縱大量人群的工具」。他堅持不懈地在街上張貼寫有諷刺與警世標語的大海報足以說明了這一點。

 

他也不認為在社交網絡上人們能夠獲得真正的言論自由。「你要不就全權擁有言論自由,要不就一點也沒有。就這麼簡單。人們往往會因為某些不符合標準或預設規則的行為而遭到抵制和禁言。」

 

作為一名活躍在夜晚的街頭藝術家,Smile 覺得自己能做的就是「發出聲音」。他視自己為一個觀察者,主要的觀察方向在於產生人類產生種種行為的原因,而不是行為所帶來的影響。「是為什麼發生,而不是發生了什麼。」

 

Smile 的觀察方法,用他自己的話說,是「歷史和心理學角度出發,而不是政治」,「只有了解了真理、現實和自然法則不可移動的力量,才能為未來做出明智的選擇。」

 

 

題圖及未標註出處的圖片均由Smile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