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宸菲:生活就是在懂與不懂之間,沒有對錯,只能同等珍惜
Knowing
採訪撰文:何渝婷 2017-03-03 12:00

「恐怖的,一直都不是鬼,而是隱藏內心的人性。」植劇場的系列劇來到第五部《積木之家》,這次走的是靈異恐怖路線,雖然許多人都說不敢看這類型的戲劇,不過別忘了植劇場一直帶給觀眾的是讓大家思考「人性」。

 

在《積木之家》中飾演精神科醫師葉聖芬的范宸菲,想必植劇場的粉絲一定對她不陌生,范宸菲曾經參與《荼蘼》、《天黑請閉眼》等演出,雖然她本身不太敢看靈異類型的影視作品,但對於參與《積木之家》的拍攝,范宸菲反而非常興奮,畢竟在台灣很少有這種類型的戲劇,對於一位演員來說,不僅是個突破,更是難得一見的機會。

 

高小姐與葉醫師的差異

 

在《荼蘼》中的高小姐在范宸菲眼中是個很溫暖的人,她被稱為「樹洞小姐」,因為她總是溫和地傾聽別人的心聲,對很多事都能很忍耐,不過她的忍耐是一種包容,她願意去付出但又不會做得太超過。

 

每當和別人有不同的觀點時,范宸菲就會想到高小姐,想起她看事情的態度與想法,更了解到一個人要有視野,才能更關懷身邊的人,如果整天都關在自己的世界裡,眼界就永遠無法打開。

 

《積木之家》的葉醫師是一個能夠獨當一面去面對很多事情的女人,在別人眼中她或許是個女強人,但其實這樣的人是很辛苦的,而某部分的范宸菲就是這個樣子,所以詮釋完葉醫師後,她開始思考,其實有很多事情可以不用那麼辛苦,有時候找個人聊一聊,不要把所有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扛或許會好一些。

 

比起從角色身上學習到什麼,對范宸菲而言,她反而會因為角色而開始思考、提醒自己一些事情,因為自己走入這些角色生命中的某一刻,能理解她們的動機和思維,就更能用同理心去看待事情。

 

當演員最幸福的就是學習同理心

 

 

「當演員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你有更多的機會去學習同理心這件事,因為在面對不同角色時,要演他,就不能先評斷、評價他,因為你只要評價了他,在心中就會有一個立場,我們該做的事應該是去思考怎麼更靠近這個角色。」范宸菲說。

 

所以面對生活周遭的人,甚至是新聞中的社會案件,范宸菲會習慣性地想去瞭解背後的原因,找尋他們的動機,久而久之,就不會在第一時間先去否定人,而是用更多的同理心去看待人和事。

 

演戲,就是自我認識的過程

 

 

談起表演,范宸菲給人一種很冷靜的感覺,她很清楚自己要做的每件事,所以能有條不紊地處理每一個細節,從角色功課、進入角色、脫離角色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對她來說,進入角色和脫離角色並不難,並不是說入戲不深或是不夠投入,范宸菲認為這跟切入點以及怎麼樣看待角色有關,「我在面對角色的時候,我會找到相似的地方,然後放大自己的某一個面向,所以我知道我有95%很投入在這個情境,5%在更高的地方看著自己表演。」因為演戲要顧的事情實在太多了,包括攝影機、走位、燈光、對手演員、現場道具等等,所以那5%拉出來看自己的東西就會變得非常重要,對范宸菲來說這其實是一種轉換,演完之後就是冷靜呼吸並回到中心的自己。

 

在進入角色之前最重要的就是做好功課,等到這些已經足夠到能說服自己就是角色,那就夠了,范宸菲很相信一句話:「你說服得了自己,就一定說服得了觀眾。」所以在面對新角色時,她會為角色寫自傳、建立角色的背景,並且一直看劇本,因為每看一次就是加深她對這個角色的認知,當這些都完成了就會感覺有一個角色住在心裡。「對我來說我更重視這個角色在面對故事、情境以及其他對手角色的反應,我認為這個角色的個性和形象更重要,所以角色一定要建構清楚,可是這建構的量在於你自己覺得夠不夠,做到得以說服自己的量,不會在演的時候很心虛,那就行了!」范宸菲說。

 

另一個很重要的就是化妝、打扮的過程,在梳化的時候,范宸菲都會一直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感受自己慢慢變成角色的過程,而這個時間對她來說是一種沈澱也是一種進入,她會想想角色的故事,在腦中排練等一下戲要怎麼演,當她換好戲服、化好妝,就知道她就是那個角色了。

 

在拍攝《積木之家》期間,范宸菲會把自己扮演葉醫師的樣子拍下來並放在手機桌面上,每天一打開手機就會看到葉醫師,因為人類是視覺的動物,她很相信,一直不斷地看到自己的那個形象和樣子,就會讓自己相信「我就是她」。

 

時常聽到有些演員在殺青之後仍然還沈浸在角色及戲裡的情緒中走不出來,花了一段時間才能恢復,不過對范宸菲來說,當她要離開一個角色時,她會把這個過渡期稱之為「不習慣」而不是「離不開」,每次完成一次表演,就是慢慢調整,回歸中心的自己。

 

其實表演的方式沒有誰對誰錯,就是一個自我了解的過程,「拍戲就是你已經知道要怎麼做了之後,就放鬆地在當下活著,這樣的演出就不僅僅是背台詞、做反應,而是做好功課後,那些東西已經融進身體裡,真正要演出時就把其他東西拋開,感受當下的氛圍。」范宸菲說。

 

歌手和演員都代表我

 

除了演戲,范宸菲也很喜歡唱歌、作詞、作曲,而對她來說,歌手和演員都能代表她,雖然說唱歌的時候是用范宸菲本人來詮釋,面對觀眾也是在傳達自己的故事;演戲則是用角色來演出別人的故事,得把自己放得後面一點,把適合角色的面相放大一些,不過因為每一個人演同一個角色都會呈現出不同的樣子,所以范宸菲詮釋的角色一定有她自己的特質在,所以她認為,兩者都能代表她,只是代表的程度不一樣。

 

生活就是要珍惜你的一個不懂的狀態

 

 

范宸菲曾說:「生活就是要珍惜你的一個不懂的狀態,但懂了之後又會更加欣喜,因為它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我們對未知是恐懼的,因為不了解而感到害怕,「我以前會很抗拒這種情緒,因為會感到很不知所措,但後來發現我應該要珍惜,因為當我開始『知所措』的時候,就代表你已經過去了那段時間,所以要珍惜你還不懂的時候、珍惜你還在摸索的時間、更要珍惜所有的狀態,不管是懂還不懂,都是一種狀態,這並沒有好或壞,只是要提醒自己要同等珍惜。」范宸菲說。

 

好好生活很重要

 

生活就是表演的一個來源,而且生活中的每一個體驗對演員都是好的,所以范宸菲很認真地在過每一天,因為每個人的生活經驗都是有限的,所以必須透過生活中的每一件事去體會、想像,並內化成自己的東西。

 

范宸菲是一個無法一心而用的人,好處是做任何事情都能百分之百投入,感受做每件事情的當下,她稱這個為「感官記憶」,這些都是拓展生活的經驗,小小的事情都會成為大大的養分。

 

現代的科技日新月異,有太多東西能讓我們分心,但范宸菲不允許自己沒有意識地過生活,這並不是一種壓力,而是對生活的態度,「每件事我都必須專心一致,所以我不會太放過自己,就是要提醒自己永遠把五官打開,接收更多生活中的訊息,雖然會很累,但我不允許自己過著不經心的生活。」

 

以前在讀北藝大的時候,范宸菲時常做想像力練習,她會想像自己養了一隻柴犬,每天遛著牠下山一起去買早餐,走著走著還會停下來讓牠在路邊撒尿,其實這個過程就是在探索自己,某些時候當然會覺得很荒謬,也會害怕別人的眼光,但這就是需要有勇氣,「有些時候我真的會感覺到狗的存在,想像是一個很片段的東西,在做想像練習的時候同時就是在觀察自己,更了解自己的狀態,這就又回到那句話:『你只要說服得了自己,就一定說服得了別人。』」

 

跟自己和平相處相處很難

 

 

演員時常必須挖掘自己內心的黑暗面,又要擷取某一部份出來用,被人家這樣赤裸裸地看著,演員不僅自尊心很強,同時也非常脆弱,在反反覆覆的過程中可能會自我否定也可能變得更加強大。

 

范宸菲認為演員的工作有很大一部分是跟自己的相處,但是跟自己和平相處對她來說很難,其實換句話說是了解自己也很難,在表演環境中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太容易等待、太容易受到挫折,而在這麼多狀況下要用什麼方法告訴自己「我都過得去!我都做得到!」所以要怎麼接納、安慰自己,又同時不要太放過自己,對范宸菲來說一直是還在學習的事情。

 

但對於這些情緒,范宸菲感到非常珍惜,因為她知道或許當下她不能理解為什麼自己會有這些反應跟想法,但她會把它記下來放在心裡,因為在未來的某一天,或許就能突然頓悟、豁然開朗「啊!原來是這樣!」時機到了,就懂了。

 

我也希望我能在觀眾的某些時刻成為幫助他們的力量

 

「做表演有時候不是為了觀眾,而是為了自己,因為我在做喜歡的事情,而在這個同時我還能幫助到人,這是很意外的收穫,只要有觀眾能因為我的表演、我的角色而有一些思考,不管是好是壞我都覺得開心。」在范宸菲的生命中,有時候會突然迸出電影或電視中的某個場景或某句台詞,她很清楚這能帶給自己什麼樣的力量,所以她也希望觀眾也能在生命中的某個時刻突然想起她在影視作品中的某個畫面、講的某句話,進而成為幫助他們的力量。

 

我希望演員之路能越長越好

 

范宸菲認為自己目前能做的就是享受每一件工作,把當下的事情做好,雖然這個環境是辛苦的,但回到最初的表演,每一次在每一顆鏡頭前表演,范宸菲還是覺得很快樂,很喜歡表演的過程,如果可以,希望這條路能一直走下去。

 

《積木之家》第二集預告:

 

 

(圖片及影片由植劇場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