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鈞浩:表演這條路,我不能停,也不會停
Knowing
採訪撰文:何渝婷 2016-12-29 17:00

植劇場的系列劇來到第四部《天黑請閉眼》,這次走的是驚悚推理路線,光是釋出的幾支預告都讓粉絲們直呼好可怕!但也不禁讓人好奇劇中登山社的八位主角在十年前與十年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在《天黑請閉眼》中飾演登山社社長李子碩的徐鈞浩,想必植劇場的粉絲都對他不陌生,他曾經在《戀愛沙塵暴》和《荼蘼》都出現過,不過這一次的角色卻讓他碰到前所未有的難關。

 

碰到角色的困難

 

當徐鈞浩拿到《天黑請閉眼》的劇本時,就被自己將飾演的角色給嚇到了,因為李子碩的個性溫吞、冷靜、不外放,很多事情都往心裡去,而且不願意為自己找一個出口釋放,最後導致自己和身邊的朋友都感受巨大的壓力,這些特質與經歷跟徐鈞浩本人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或許有人認為角色個性與演員本身相像不是好事嗎?這樣可以更容易進入角色,但徐鈞浩認為沒有,因為李子碩所面臨的困難、人生的痛苦,他完全了解,「對我來說也造成另一種困難,因為我自己的武裝會阻擋我進入他。」徐鈞浩說。

 

角色與自己太相近這件事讓拍攝初期的徐鈞浩感到困擾又迷惘,因為他本身是個防備心、保護色比較重的人,遇到與自己靠得那麼近的角色,他反而會無意識地選擇退得更遠,但是在鏡頭前,演員的情感絕對是真的,這也騙不了別人,所以徐鈞浩清楚了解「交出自己還是演員的工作」。

 

把武裝都拋開吧!

 

 

「有一次有一場戲,導演把我叫去,說『我知道你會怎麼表演,也知道你會怎麼做功課,但這一次我要你把這些都丟掉,你就想著你人生一直壓在心裡的事情,這個角色終於找到破口可以講,他終於要把某些事情釋放出來了!你,徐鈞浩,在這個時刻可以透過角色說出你平時不敢說的話,這不是一件再好不過的事情了嗎?』」當下徐鈞浩就感覺像被雷劈到一樣,茅塞頓開,而他的情緒、情感、人生、想法,所有壓在心裡的事全都透過那一顆鏡頭釋放出來,雖然覺得像被扒光一樣,很赤裸,但從那之後,徐鈞浩更懂得怎麼去靠近李子碩了。

 

學會要放過自己

 

雖然在與李子碩相處的過程中遇到不少困難,但徐鈞浩也在他身上學習到了不少事,包括「不要鑽牛角尖」,因為這樣只會把自己鑽死,對事情沒有任何幫助,還有「要放過自己」,因為徐鈞浩和李子碩都會非常依賴他們在意的人,而這種依賴有時會變成佔有,不僅讓自己過度在意,也讓朋友被壓得喘不過氣來,所以現在徐鈞浩會告訴自己,把事情都看淡一點,不要再讓自己或朋友受到傷害。

 

劇場和影視的不同

 

 

在《天黑請閉眼》中,徐鈞浩感受到了劇場和影視的差別與共同點,有別於其他戲劇可能時常會遇到必須跟第一天見面的人拍戲,在這部戲中幾乎從頭到尾都是主演的這八個人,不只彼此之間非常熟悉,默契和互動也很好,這讓徐鈞浩感覺這一點跟舞台劇很像,因為舞台劇也是同一群演員在劇場裡相處三到五個月,共同完成一部戲,而在《天黑請閉眼》的拍攝過程中就有點類似這樣的感覺,「比較不會是到現場才認識要對戲的人,這一點其實很幫助我在這部戲的表演上。」徐鈞浩說。

 

而劇場和影視的差別在於鏡頭前的表演,把表演放在舞台上跟放在鏡頭前,那是完全不同的東西,即使是在小劇場,觀眾離演員的距離至少也有五到十公尺,但鏡頭要近是可以近到五到十公分,「聽起來好像還好,但其實那是很大的差別,一來我的表演會被放大,二來我會被限制。」徐鈞浩說。

 

而當時的徐鈞浩因為沒有這樣的經驗,所以現場的夥伴會發現不管鏡頭的遠近,他的表演都沒有調整。「我印象很深刻有一場戲,場景是美術組搭起的一個在山中的垃圾場,那個時候我得知一個條件就是這個場景絕對不可能補拍,所以我就有時間和次數的限制,我感覺我被很多事情干擾,包括在現場只有我和一條不受控制的狗,再加上那時候在下雨、鏡頭在很遠的地方、時間壓力,種種因素導致我的狀態一直很不對。」這場戲對徐鈞浩來說是非常大的挑戰。

 

努力不一定會有收穫,但我只能更努力

 

 

徐鈞浩在大二時有個非常想演的角色,整個暑假都在研究那個劇本,但最後拿到那個角色的人竟然是選角當天早上才讀劇本,這對徐鈞浩來說打擊很大,他發現,表演這件事太玄了,並不是努力就一定會有收穫,有可能是他努力的方向錯了,所以越努力卻離那個角色越遠,「在表演這件事上,你永遠都不知道要怎麼努力。」徐鈞浩說。

 

其實不只是表演,世界上幾乎所有事情都是努力不一定會有收穫,「我覺得特別是藝術相關的工作,努力或許跟收穫有正相關,但絕對不對等,不然就不會有那麼多非常努力的演員最後被迫選擇放棄。」徐鈞浩說。

 

有些人會覺得能好好生活的人就可以當演員,也有些人完全不準備,但他就是天生的演員,「比方說張曼玉,她從來不準備,但她的直覺從來都是最好的。但有些演員不能這樣,就像我,如果我沒有做功課,我會很沒有安全感,而且我也知道吃天份的東西我不見得被老天眷顧,所以我一定要靠努力去補足。」徐鈞浩說。

 

徐鈞浩對表演這件事只能用「玄妙」二字來形容,因為他知道有些時候在鏡頭前他會被事前做的功課和努力所綁架,這反而阻擋了他的表演,「所以表演到底該怎麼努力呢?我不知道。是把劇本看個十遍,就算努力嗎?如果這算是努力的話,真的把劇本看個十遍,就一定演得好嗎?真的不一定,所以我覺得付出是不是一定有收穫?我覺得不是。」徐鈞浩說。

 

徐鈞浩領悟到一個道理:「沒人知道表演要怎麼努力,能做的事情就是更努力生活。」為了更努力生活,他只要有時間都會出國去接受刺激,因為很多事情是在台灣體驗不到的,那些意想不到的經歷都會內化成他的養分與能量。

 

去國外感受刺激

 

徐鈞浩大三那年曾經去英國旅行,最讓他印象深刻的就是他到了表演藝術的重鎮-愛丁堡,他去的時候剛好碰上愛丁堡藝術節和藝穗節,那裡有來自世界各地的表演者在那邊表演,雖然他們可能不是世界最頂尖或最厲害的,但大家都有個共通點,就是全部熱愛表演。

 

當時徐鈞浩感受著現場的氣氛,覺得他整個人都在沸騰,他努力地讓自己跟表演者們聊天,讓自己和各種不同文化、對表演有不同想法的人交流,那是非常好的刺激,而且這些時刻徐鈞浩知道有些生命經歷他也能跟他們交換,「或許有一個表演者跟我聊了天之後,改變他的表演內容,我就會知道我在這個地方不是全然在吸收,我也在影響別人」。

 

而今年徐鈞浩也去了兩次東京自助旅行,「因為表演太消耗了,我不能不出去補充能量」,在國外的徐鈞浩會脫掉所有的武裝,因為在沒人認識他的環境,他能更自在、更舒服的交朋友,而每個經歷都讓他感覺自己在充電。

 

當演員好「忙」呀!

 

 

做演員真的是件很忙的工作,這所謂的「忙」指的是在生活中遇到任何情緒時都要逼自己把感官打開,比如說在經歷痛苦的事情,不能逃避那些感受,而是要逼自己去感覺那些痛苦,即使再痛、再難過,腦中還是有一個聲音告訴自己:「徐鈞浩,記住這個感覺!以後會用到!」

 

聽起來很變態,但很多演員都會這樣做,因為「表演就是生活」,你必須真切感受生活的喜怒哀樂,未來在做這項表演時,才不會有茫然或是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情況發生。

 

不論是演好人或壞人,能打動人的就是好演員

 

「我希望我能夠打動觀眾,讓他們能夠相信我的生活、我的價值觀、我的角色,他們能相信我並且被我打動,這是我想成為的演員。」徐鈞浩說。

 

徐鈞浩在表演這條路上從沒想過要放棄,「我不做這件事情我會死掉!」他堅定的說,一輩子可長可短,沒有人能夠預知自己的死亡,但徐鈞浩清楚地知道直到他過世,他都一定要做演員。

 

徐鈞浩的目標是成為一位好演員,「如果讓我拍到好作品,成為好演員,因為我知道每個角色都是立體、並且存在的,不會因為戲殺青,他就死了。我相信不管生命何時結束,即使過了一世紀,甚至更久,只要有觀眾記得我、緬懷我,那我就是活著!」從這裡可以深切感受到徐鈞浩對表演的熱愛與堅定。

 

隨時提醒自己謙卑

 

在今年下半年,可以說是徐鈞浩的低潮期,因為他原本以為自己準備好了,要猛虎出閘了,但真正進入劇組才發現並沒有,原來他連貓都不是,這點讓他非常挫敗,原本以為本科生可能會有優勢,但他在戲裡反而被自己的所學綁架,而這些事情會不斷地否定他。

 

但從好的方向去想,就是這些經歷都提醒著徐鈞浩要謙卑,要讓自己像海綿一樣隨時吸取教訓和經驗,不要認為自己很強。

 

而最近,徐鈞浩開始對於「藝人」這個身份有所警惕,在一次無預警的情況下,他穿著睡衣和拖鞋去看影展,卻發現有位粉絲在等他,雖然是件小事,但他也警惕自己該開始注重自己的樣子,不可以再對一些事情沒感覺,因為別人可能會用別的樣子來期待他。

 

在表演這條路上,我不能停,也不會停

 

在表演之路上跌跌撞撞,並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稱心如意,但這些挫折和關卡都沒有改變徐鈞浩想要成為一位好演員的初衷。「不論我是否幾乎要被擊倒,都要提醒自己,當初期許自己想要成為怎樣的演員,因為我知道,如果我停滯了,我就白活了。」

 

徐鈞浩毫不猶豫的說:「我是為了表演而活。不管前方有再多困難,還是一定要走下去,就算用爬的也行,堅持下去,才讓我的生命有意義。」

 

這個想法很傻,但很令人動容,世界上還是有很多人熱愛自己的工作,即使現實有再大的阻礙都不影響他們追求夢想的心。

 

《天黑請閉眼》預告:

 

 

(圖片及影片由植劇場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