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小酒館。比悲傷更悲傷的愛
Knowing
吳過 2019-04-10 13:00

退休那天,我把一半的退休金轉進她的戶頭,跟她提了離婚,這些錢該夠她下半輩子不愁吃穿了。

 

她並沒有如我預期那般的哭鬧,反而一臉迷惑的問我。

 

「為什麼要離呢?都已經這麼多年了」她語氣無悲無喜。

 

「為什麼不離呢?都已經這麼多年了!」我反而激動了。

 

對於她,我一直是歉疚的,從年輕時結婚到現在,每個人生階段,我都因為同樣的理由和不同的女人在一起。

 

工作就是我的愛情,愛情給了我工作的動力,為了把工作搞好,我需要不斷的談戀愛。

 

結婚後她一直沒有工作,每天在家帶小孩,隨著升遷,我在家的時間也越來越少。早年還在台灣工作的時候,我天天都說有應酬,其實都是在小三家喝到爛醉。

 

儘管是這樣的荒唐生活,我至少還是回家睡覺的。一直到有一天,看到那個信封,我乾脆連家也不回了。

 

那是某一天早上我到了辦公室,發現公事包裡有一個信封。我不常整理公事包,這信封該躺在裡面一段時間了。打開信封之後,發現裡面有一束紅色長頭髮,我馬上知道這信封是她放的。

 

這些頭髮顯然不是她的,她的頭髮沒有染紅。但是我對這些頭髮的主人非常孰悉。

 

就是我小三的。

 

我忽然覺得自己是個混蛋,這種感覺是以前所沒有的。一直以為自己偷情偷得神鬼不知,以為她根本不知道我在外面有女人,這下子我在她面前根本抬不起頭(好了,請別問我那個頭)

 

我開始想像那信封裡的頭髮是怎麼來的。

 

那該是多少個早上,她在洗衣服的時候,從我的內衣褲和襪子上一根根的收下來。要積多少時間才能積那麼多呢?她不敢跟我吵,只能用這樣含畜的方式提醒我,想來實在內人心酸。

 

從那天開始,我就不天天回家了,頂多是週未回家看看小孩,勉強演個老公父親的角色。她竟然也接受我這樣的「週公」角色,一樣不吵不鬧,甚至還刻意去上烹飪課精進廚藝,每個週未煮好飯菜等我回家。

 

我那時常問她,我和她已經有名無實了,她這樣等下去有意義嗎?我即使和小三分手,兩人的感情還是回不到從前的。

 

她知道我想說什麼,馬上跪下來哭著求我別提離婚這兩個字,說她的人生除了這婚姻之外什麼也沒有了。

 

我也跟著跪下來,說我這輩子永遠不會再跟她提離婚。

 

沒多久,反而是小三受不了,主動跟我分手了。

 

失去愛情,我心如刀割,為了療情傷,只好主動向公司要求外派到歐洲。這下那些和我搶官位的小人們可都樂了,公司接班梯隊一下少了一個排名前三名的大咖,那些公候伯子男該都爽翻了。

 

我於是就這樣在歐洲蹲了十幾年,一直到退休前才被公司叫回到台灣。退休那天,我跟她再提離婚。

 

「我不會和任何人說我們離婚的事,除非妳主動提」我說,這樣至少可以讓她保留顏面。而且,我已經這麼多年不在台灣,我們不住在一起,親友們也該不會有什麼好奇。

 

您也許好奇,為什麼曾經在多年前發誓不離婚的我,怎麼會在兩個人都已經一隻腳踏進棺材的年紀又反悔了?

 

好吧,既然你誠心誠意的發問了,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

 

回台灣的前一年,我在黃昏的巴黎鐵塔遇見了初戀情人,夠浪漫吧。而且,她竟然單身。

 

我們在高中時期相戀,後來各自讀了南北不同的大學之後就失聯了,如今在巴黎重逢,這不是天意那什麼叫天意?

 

初戀情人說她老公已經在兩年前過世,來巴黎走走調養身心。儘管兩人都已經兩鬢飛霜,再重逢時仍然身心相當的激動。(挑眉)

 

和她在巴黎重逢的那一個月,我們天天在五星級飯店演A片,場景是歐洲各大酒區的好山好水,背景音樂是我們年輕時共同最愛的李泰祥。天天喝德國Egon Muller白酒吃米其林,Egon Muller酒莊莊主是我老友,他的名言是:「人老了之後,美酒美食就是最好的性」。

 

所以,您知道我為什麼堅持要離婚了吧。

 

遇到真愛的時候,您就會明白人生很長也很短,該把握當下用盡生命去和所愛的人長相廝守。

 

我把這些年故事都說了,也把大小事都安排週到,死不離婚的老婆終於點頭。當她在離婚協議書簽字那一刻,我感覺到自己的人生有了新的開始。

 

那真的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只是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回去找初戀情人,準備和她白頭偕老,她竟然說要和我分手。

 

「我在東京鐵塔遇見我的初戀情人了」她跟我說。

 

原來我並不是她的初戀,在我之前她還經歷過另一個男人。

 

那一刻,我真他X的感覺比悲傷更悲傷。

 

同場加映:「人生餐酒會」

 

每個月的某些晚上,吳過會在台北某個角落辦「人生餐酒會」,美食美酒聊人生,歡迎您的加入,每人費用兩千元,請電郵:vinwu168@gmail.com,通關密碼”人生餐酒會”。

 

警語: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