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特十問】MaiCoin暨MAX執行長劉世偉:為了讓MAX Token進監理沙盒,我願意拿MAX的股份做擔保!
Knowing
採訪:楊方儒、何渝婷 / 撰文:何渝婷 2018-11-08 09:45

今年被稱為是區塊鏈爆發的元年,交易所、加密貨幣都越來越受到各界的關注。台灣的數位資產交易所MAX在今年10月18日推出平台幣MAX Token,並首創「持幣鎖倉」及「時間加權」獎勵機制,讓掛單者、吃單者、持有者等各種用戶都更有參與感。

 

在推出MAX Token後,MAX的海外用戶在短短4天內就成長超過一倍,總交易量也達到新台幣34.6億,可以看出越來越多人更加重視,並且願意投入加密貨幣領域。

 

不過各個國家目前對於加密貨幣的監管態度明顯不一致,台灣對ICO的態度也處於「灰色地帶」。但承接加密貨幣主管機關的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在10月22日承諾,將在2019年6月前訂出證券型ICO的發行標準,有可能是《證交法》子法,未來只要是具有投資性和流通性等有價證券特質的虛擬通貨,都要遵循此發行標準。

 

除了金管會的承諾之外,也有不少立法委員努力為業者爭取合法合規,包括立委許毓仁就促成台灣金融科技協會區塊鏈暨加密貨幣自律組織,讓15家交易所簽署「交易所自律行為準則」;立委余宛如則是推行「虛擬通貨交易所會員自律公約」,希望能共同讓台灣往真正的區塊鏈之島邁進。

 

幣特財經特地專訪MaiCoin暨MAX執行長劉世偉,深談他對於虛擬貨幣、區塊鏈以及自己在台灣發展交易所的心路歷程!以下即為訪談精華摘要:

 

央行總裁楊金龍認為虛擬通貨是具有高度投機性的虛擬商品,您怎麼看這件事?

 

我可以理解楊總裁為什麼會這麼說,因為他經手與發行的貨幣都是有國家的支撐。但我不認為虛擬通貨是高度投機性的東西,在區塊鏈的代幣如果也有穩定的金流支撐,這並不會輸給傳統的金融貨幣。

 

況且證券型代幣發行(STO)是虛擬貨幣跟實體經濟的交接,在未來五年內,絕對是大家最重要也不能忽視的機會。所以我希望央行總裁可以跟金管會聯手去研究STO的監管與運行,畢竟從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領導態度,就可以看出他們相當看好這個機會。

 

您怎麼看幣安將在新加坡落地?台灣政府應該要有怎樣的規劃?

 

我認為新加坡做任何事情都是有其策略意義在的,所以淡馬錫控股會投資幣安,是因為新加坡政府有心想要支持並耕耘這個產業。

 

所謂「落地」並不單單只是接一個新幣,新加坡看好的是代幣在未來與各個產業的結合,等到所有產業都代幣化後,不僅需要有一個較有規範的場所去交易,背後也一定需要法律的支撐。

 

所以我希望台灣政府可以像當年看半導體一樣,有比較長遠的規劃。其實台灣的實體經濟、技術人員、品牌、政府及金融界的配合度,都是領先的。如果能抓準這個機會,至少在華人地區,台灣是有能力在區塊鏈產業扮演重要的角色。

 

您怎麼看台灣的監管法規?對於金管會是權責主管機關,在過程、速度、效率上有沒有什麼想法?

 

我當然還是希望台灣的腳步能再快一點,但因為我們民主、分權,所以要促成一件事,往往需要花更多時間討論、跨部會協商,這是比較可惜的地方。

 

因為我是商人,所以我寧願用我們交易平台的角度去講話。如果在本地市場可以透過交易所自律行為準則(SRO)的溝通,允許我們成長到世界級別的話,我覺得這是發言權最大的方式。

 

所以我們的立場還是樂意配合政府,就像之前一簽署SRO,MaiCoin就暫停「萊爾富便利商店購買虛擬貨幣」服務。雖然之前花了很多時間與力氣才談成這件事,也有人說我們這是在自廢武功,但我希望能展現出合規的積極度。只希望政府在監管時,可以鼓勵多於打壓,讓我們能共同往更宏觀的目標去發展。

 

台灣要在全球有話語權,就一定要培養出幾家世界級別的公司,生根並且深耕在台灣。我們已經錯過了太多次機會,這次真的要大家齊心協力,一起把台灣推向世界舞台。

 

全球有這麼多交易所,甚至有很多境外交易所想來台灣,您認為MAX該如何在這波激烈的競爭中存活下來?

 

MAX現在要玩一個全球性的野蠻遊戲,生存的關鍵除了法幣的對接與落地外,就是自己要夠強大!台灣目前的狀況是大家都在同一個起跑線上,所以我一定會把MAX做大,就算幣安、火幣要來台灣,我也不怕!

 

MAX Token上架的那週,在短短4天內,海外用戶就增加了一倍,交易量衝到全球前20名,目前MaiCoin和MAX的用戶來自世界各國。即使現在身處熊市,這樣的成績也讓我們知道,MAX的格局絕對是全世界。 

 

對於大陸產業生態系的玩法,您怎麼看?

 

我們花了近一年多的時間成立MAX交易所,當初有很多人會問說,已經有火幣、幣安這些交易所了,你們為什麼還要成立MAX?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會產生MAX Token。

 

幣安有三百多個幣,其中一定有很多垃圾幣。但他們不管這麼多,一樣讓大家在交易所裡交易,這就是野蠻成長,而他們野蠻成長的結果就是去見李顯龍了。

 

所以我覺得,Let’s do it now!MAX 在不搞破壞、不傷害台灣人、不影響台灣市場穩定性的前提下,就衝吧!別人都裸著上半身在打仗了,我們還在穿西裝打領帶,過去的台灣產業就是因為打法太文明,所以才被各個擊破。

 

MAX有哪些短期與長期的發展目標?未來有哪些希望達到的發展願景

 

明年STO絕對是重點,所以我們目前正在申請金管會的監理沙盒,希望MAX 可以發行一個證券幣。先小範圍地以一兩億台幣去融資,從沙盒的制度去做一個示範和試水溫,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偉大的里程碑。

 

而且對於STO進監理沙盒並完成實驗後的商轉,我不認為需要立法,而是可以透過行政解釋或行政命令來讓STO合法執行。若是台灣能在明年就通過這個項目,不僅會成為世界跑得最快的國家,更有機會讓台灣成為最具代表性的區塊鏈之島。

 

如果政府願意執行這個項目,我甚至願意拿出MAX的股份來做試驗,讓來自台灣的MAX Security Token在全球流通,促進台灣經濟、創造年輕人就業機會,也讓世界認識台灣!

 

我希望未來能跟台灣一起走進下一個金融產業。台灣在傳統金融產業從來都不是一個中心,但希望這一次在洗牌的過程中,台灣不再只是一個科技技術的中心,而是被認可為領頭的金融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