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頹廢愛情。木桐堡和無法唯一的愛情
Knowing
吳過 2018-11-07 08:00

分手之後,她請人送來一瓶2000年的木桐堡(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提醒我兩人經歷過什麼樣的愛情。

 

那是3年前一個秋天週六的下午,我去拜訪開葡萄酒店的朋友老劉。老劉當時忙著送貨,請我幫忙看店。她就在那時候走進店裡,像一般過路客人那樣隨意逛逛,而且專挑五大酒莊的酒看。

 

女人長得像台極品瑪沙拉蒂,聲音臉蛋身材都性感甜美,令人無法抗拒。我主動招呼她,兩人就這樣聊了起來。

 

她說有位很懂酒的長輩,想要買瓶木桐堡2000年孝敬他,但是店裡好像找不到。

 

聊到這裡,老劉正好回來,我跟她說我知道那裡有木桐堡2000年,可以帶她過去找。

 

女人沒多問什麼,就跟著我走,搭著計程車來到我家,那女人竟然也笨笨的跟著我走。

 

我請她在客廳的沙發上等一下,到酒窖去撈了一瓶木桐堡2000年給她。

 

「多少錢?可以刷卡嗎?」她打開皮包準備付錢。

 

「不用錢,請我吃頓晚餐就好了」他回她。

 

她終於意識到怎麼回事了,也才明白我不是那家葡萄酒店的老闆。

 

「我又沒說我是老闆」我說自己不是酒商,也不知道這瓶酒該賣多少錢,這酒就送她換頓晚餐。

 

她明白我對她的心思,竟然也不生氣,只說如何都不能收下這瓶酒,留下Line和行動電話號碼,要我問好價錢她再來買酒。

 

「店裡有那麼多好酒,為什麼妳偏偏堅持要買木桐2000呢?」我不解地問她。

 

她說,她經營藝廊,為了巴結一位畫家長輩才刻意找這瓶酒,這位畫家愛酒如命,更特別愛波爾多紅酒的濃稠厚重,而木桐堡則一直是他的最愛。

 

「但是這瓶酒的酒瓶上卻沒有酒標啊。」我說,木桐堡每年都找知名的畫家來畫酒標,偏偏2000年這一年例外,只在對身印了一隻金羊,她為什麼刻意要挑這瓶?

 

她說,這也是畫家為什麼特別喜歡這瓶酒的原因,而且2000年這個年份太特別,是21世紀的第一瓶木桐堡。

 

幾天後,我再度連絡了她,主動把酒送到她藝廊裡,於是也更了解這個女人。

 

她坦白的告訴我,她和那位老畫家的特殊關係,在外人眼中,兩人像父女,事實上她是依賴老畫家才有今天的。

 

「那時候我剛出獄,因為掛名前夫公司的負責人被判詐欺罪,坐了3年牢之後的我一無所有,幸好遇上了老畫家才能走進畫廊這一行,我其實一直是他的地下情婦。」她坦白跟他說。

 

「所以,你還敢喜歡我嗎?」她開門見山地問我,等於正式回應我的追求。

 

兩人就這樣開始交往,她過去的滄桑身世讓我非常的著迷,甚至覺得這女人的不凡。儘管兩人的關係見不得光,還是這樣一天天發展下去。女人瞞著老畫家和我在一起,我瞞著其他女人和這個女人在一起,兩人都知道彼此不是對方的唯一。

 

一直到老畫家過世之後,她竟然提議要分手。

 

「和你在一起最大的動力其實是那種偷情的快感,總感覺自己背著他在做一件很墮落又很快樂的事,但是他死了之後,這種快樂竟然消失了,所以我又有了別的男人。」她坦白說,自己又愛上了另一個男人。

 

「但是妳不擔心嗎?如果我們分手,妳又對那個男人沒感覺怎麼辦?也許妳對他的愛是因為有我存在的關係。」我說,這可能是命中註定,有些人適合一輩子當小王,有些人一輩子適合當小三。

 

就像我和她的關係,誰永遠也不能完全屬於彼此,我永遠是她的小王,她永遠是我的小三,彼此的正宮一直換,但是卻總無法真的離開對方。兩個人永遠不能在一起,卻也永遠分不開。

 

「也許你是對的,但是我真的累了,我想好好愛一個人,對不起。」她還是堅持分手。

 

於是,同樣在一個秋天週六的下午,她送來一瓶木桐堡2000做為兩人分手的禮物。

 

那個下午,我邊喝著她送來的酒,也意識到兩個人的關係永遠無法畫下句點。

 

我永遠不會只屬於任何一個女人,她也不可能只屬於任何一個男人,我和她都無法忠於世俗所認同的那種愛情。也許正因為這樣叛徒性格,反而讓兩人惺惺相惜,反而成了最適合的一對。

 

 

我想,也許彼此一輩子也無法在世界上找到像對方這樣的人了,這世界上的愛情都在找尋屬於自己的「唯一」,但這卻是我和她都最害怕的事。

 

貼心小提醒:酒後不開車,開車不喝酒。

 

BOX:「殘花敗柳」餐酒會

 

 

每個月的某個晚上,寫「半頹廢愛情」的吳過會在「殘花敗柳」餐酒會裡聊半頹廢故事和好朋友共享好酒好菜,歡迎您的加入。請電郵:vinwu168@gmail.com,通關密碼「我想參加殘花敗柳餐酒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