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小酒館。白色慾塔
Knowing
吳過 2019-03-20 15:00

老婆帶小孩去美國讀書之後,藥商老李就邀我加入「內在美餐酒會」。

 

他說,這是醫院裡的慣例,只要是老婆不在台灣的醫生就要加入這個社群,院裡很多資深的醫生都在裡面,沒有任何人收到這樣的邀請敢不參加。每個月大家聚一次,吃最好的米其林餐廳,酒只喝Romanee ContiMontrachet,還有美女相伴,而且完全不用花一毛錢。

 

用腳底板想也知道這個聚會是怎麼一回事,不就是醫師和藥商的共犯結構。院裡那些老醫師想掌握權力,藥商也樂得花些小錢來買保險,我再不屑也不敢不參加。好不容易混到這家醫院來,可不想因為這小事把自己前途給搞砸。

 

「餐桌上的每一個醫生的老婆小孩都在美國」老李說,院裡每個醫生的老婆小孩到美國去之後,就會自動被”吸收”到這個社團來。

 

我看著那些同事,問自己為什麼有這麼多人想去美國?像是一種流行,輸人不輸陣。特別是像我們醫生這一行,本來和家裡相處的時間就不多,和家人的感情品質也都不怎麼樣,老婆小孩在台灣反而會被當成異類。

 

餐桌上的男人們都是醫界菁英,但是每次聚會的時候都感覺這些人像一群松鼠,甚至連我自己都是。我們其實都跑在一個看不到盡頭的環狀牢籠裡,越跑越停不下來,常常自以為跑過千山萬水,事實上只是一直在原地跑步。

 

於是,美酒美食和美女就成了我們持續跑下去的最大動力了,要不然,我實在想不出來,每天拼命工作賺錢到底是為了什麼?就像許多人用健康去換錢,有了錢之後身體也搞壞得差不多,再用錢去換健康,但是最後卻總是換不回來了。

 

那些來參加餐酒會的女人都有特別的背景,她們自己也有個「人盡可夫餐酒會」,入會的規定是老公不能在台灣。這個社群和我們一樣也是地下組織,多年以來一直密切交流。有時候她們會來參加我們的餐酒會,有時候我們去參加她們的餐酒會,飲食之後直接男女,反正就是那麼一回事。

 

您問我們怎麼配對?問得好,這是重點。

 

首先場地要夠隱密安全,我們都在那家樓下有餐廳的五星級飯店聚,這樣即使遇到孰人也能談笑風生。等酒足飯飽之後,男人女人陸續”消失”,一對對搭私家電梯到早就開好的房間。

 

每一次餐酒會安排的男女人數一定是一樣的,而且有個不成文的規定,由女人決定要跟那個男人在一起,而且兩個人一定要進房間獨處兩個小時以上,至於在房間裡即使不做什麼也沒關係。

 

由於是第一次參加,我有點緊張,帶我進房間的是一位自稱老公長年在上海經商的貴婦。

 

「您不覺得我們這樣是欺騙嗎?」我沒有打算和她怎麼樣,因為想到在美國的老婆和小孩,實在無能為力,只打算和她純聊天混兩個小時。

 

她面無表情的要我放輕鬆,我這是很正常的菜鳥反應。

 

「每個第一次來的人都會這樣」她口氣聽來經驗豐富。

 

然後她開始對我曉以大義,說人生短短幾個秋,為什麼不及時行樂?我這麼放不開,除了讓自己難受也破壞和諧。

 

「就像每個人都貪污,但是你堅持不同流合污,叫其他人晚上怎麼睡得著?」她說,就當大家出來打高爾夫球,球賽結束之後日子還不是一樣繼續?

 

「您說,什麼叫欺騙?就像我老公在上海和那個女人在一起我完全不想知道,也不在意,他這樣算騙了我嗎?」她說,既然不在意了,也就沒有騙不騙的問題。

 

她反過來說,如果我和任何一個女人在一起,我會笨到去誠實的告訴我老婆嗎?與其讓她知道,不如讓她不知道,這樣對兩個人都好。

 

我一下笑了出來,被這女人的那一套歪理論述搞到哭笑不得,反而覺得她有點可愛。

 

那個晚上,我們就這樣聊了兩個小時,什麼也沒做。

 

奇怪的是,下個月餐酒會再見面的時候,她還是指定要和我開房間。

 

依社群的遊戲規則,我當然不能拒絕,只好安靜聽話的跟她走。

 

進了房間之後,她點了根煙,一個人看著窗外,看來是準備純聊天了。

 

「我上個星期和老公簽字離婚了」她說,是她自己開口的。

 

我有點吃驚,上個月她才說她根本不在意她老公有沒有別的女人,實在想不到有什麼理由會讓她想離婚?

 

她說,她老公出櫃了,說自己在上海一直有個同居男友,要求她成全。

 

「如果他的對象是個女的,我是死也不會答應」她說,因為那會讓她覺得自己被另一個女人打敗。

 

「但是他明明喜歡的是男人,這是我再努力也沒辦法的,我也不想變成個男人去給他愛」她又吸吐了一口煙,表情依然淡淡。

 

同場加映:「半頹廢餐酒會」

 

每個月的某些晚上,吳過會在台北某個角落辦「半頹廢餐酒會」,美食美酒聊人生,歡迎您的加入,每人費用兩千元,請電郵:vinwu168@gmail.com,通關密碼”半頹廢餐酒會”。

 

 

警語: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