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特十問】 圖靈鏈科技共同創始人胡耀傑、李婷婷:2019年將會是一個落地應用開發的起飛期!
Knowing
採訪撰文:何渝婷 2019-03-22 17:01

區塊鏈立委許毓仁曾表示,區塊鏈產業價值的重點,在於「資產數位化」,而非「數位資產化」。因為數位資產如果不能和實體經濟與價值結合,代幣就只是數字遊戲和炒作工具而已。

 

所以全球各國經歷了虛擬貨幣的瘋狂漲跌,越來越多人意識到區塊鏈技術的重要性及可行性,並積極讓區塊鏈為產業「賦能」,期待以真正的落地應用,創造全新的經濟價值。

 

曾在德國慕尼黑「ACM MobiSys CryBlock 2018 論壇」中,發表區塊鏈技術論文「ERC 860」,並獲得「最佳論文」殊榮的圖靈鏈科技(Turing Chain)共同創始人胡耀傑、李婷婷,以提供區塊鏈相關技術服務為主,並長期致力於區塊鏈知識教育推廣。

 

相較於其他以產品為主力起家的業者,圖靈鏈團隊反而認為,與其在沒那麼了解區塊鏈的情況下,開發並推出自己的產品,承受更高的失敗風險。不如先幫助各個產業接軌,以自身的學術研究優勢支撐實際應用。

 

幣特財經特別專訪圖靈鏈科技共同創始人胡耀傑、李婷婷,深談他們對於虛擬貨幣、區塊鏈以及開發ERC協定的心路歷程!以下即為訪談精華摘要:

 

加密貨幣市場經歷寒冬熊市,您認為今年區塊鏈的發展及虛擬貨幣的交易狀況會如何呢?

 

 

我認為這個熊市是一個必經期,從早期大家認為它能短期獲利因而掀起熱潮、價格飆漲,到價值認知破滅,幣價跌到谷底。

 

我無法對虛擬貨幣的交易狀況做任何預測,不過就我的觀察,現在已有越來越多人與產業把精力投入實際的落地應用上,希望能讓區塊鏈技術與現實生活對接。所以我認為,2019年會是一個落地應用開發的起飛期。

 

您認為目前區塊鏈應用的發展,碰到最大的問題、阻礙、痛點為何?

 

區塊鏈應用發展碰到的問題有二,第一是大家對它無感,第二是區塊鏈絕對不是萬能的。

 

以技術的角度,區塊鏈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有時甚至可說是一種犧牲。它犧牲了人們在處理事情的效率、某些部分的安全性、許多為了達到去中心化而必須暴露的訊息。區塊鏈有一個特色是「公開」,所有部署的智慧合約,其程式碼都會以原始碼或編碼的方式呈現在大家的眼前,其中也包含一般用戶及駭客。由於程式碼的公開,當它擁有越來越多筆的金流出入,其中的漏洞就很容易遭到以低門檻的方式攻擊。

 

其實「區塊鏈很安全」這句話只有90%是正確的。區塊鏈的底層在大部分的情況下確實是安全的,不過運行在這個區塊鏈上的那些程式(DApp),其開發者如果不是那麼熟知區塊鏈原理,並且不懂如何正確對接的話,做出來的產品就會存在一定的風險,因而導致許多交易所或項目方被攻擊。

 

要改善此事情有兩個做法,包括更普及的區塊鏈教育,以及大家對區塊鏈開發的價值認知。

 

區塊鏈教育對於普羅大眾或技術開發者都相當重要。因為現在上網去查區塊鏈相關資料,大部分都是全英文的,對於以中文為母語的開發者來說就相對困難,更遑論一般人想要理解區塊鏈知識。

 

所以我與圖靈鏈CTO李婷婷也一直致力於區塊鏈教育。我們目前是「全球區塊鏈教育網Blockchain Education Network (BEN)」在香港與台灣分部的負責人,並與葛如鈞教授寶博士一同為區塊鏈中文教育平台0x1 Academy的共同主辦人,透過在台大與北科大的線下開課、Hahow與TibaMe的線上開課、國內外演講,以及論文發表,希望讓區塊鏈知識能傳播得更遠。

 

而針對大家對區塊鏈開發的價值認知,可以追溯到台灣產業生態習慣。就我曾與台灣、香港、美國等各地業者合作的經驗,我意識到少數台灣業者習慣用最快的速度、最少的時間、最便宜的方式去建構一個新的東西,有些情況下會限制產品的品質優化,達到有限的效果,進而減弱在國際上競爭的強度。

 

您認為區塊鏈有大型落地的可能性嗎?

 

 

區塊鏈絕對有大型落地的可能性。我認為在某些特定市場或領域很在意監管或資料追蹤時,區塊鏈就是很好派上用場的技術,因為其重要特性之一就是無法竄改資料。例如中央政府發放一億資金到各省份去賑災,但最後各地方政府實際收到或使用的資金,卻很可能不是原本的數字,導致政策能真正落實到邊疆或地方的效力大大減弱。

 

所以透過區塊鏈技術,這筆資金的經手單位、流向都可以被明確查出,這樣從上而下也能解決很多問題。

 

您認為台灣真的能成為「區塊鏈之島」嗎?我們有哪些發展優勢?

 

大家提到區塊鏈可能都會想到程式、軟體,但其實它很重要的技術核心之一是來自於「硬體」。例如要如何設計一個寫入硬體中的節點程式、如何設計區塊鏈挖礦的晶片等,要把軟硬體做更貼切的整合,才能使其達到更高的效能或去中心化的效果。

 

而台灣的優勢在於奠基已久的硬體實力。我認為台灣在硬體上的優勢,不管是學術或產業方面,都可以成為台灣在區塊鏈發展上超車的關鍵。

 

您認為您開發的「ERC 860」最大的優勢為何?

 

 

「ERC 860」是區塊鏈界,少數得到學術論文支撐的ERC協定。李婷婷與我當初協作開發「ERC 860」,是為了想解決智慧合約中管理的安全性問題。因為以前區塊鏈是個相當封閉的領域,任何資訊進來都要透過智慧合約的端口,但這不僅容易會被有心人士控制,也有可能保存了錯誤的資訊,而且還無法更改。

 

所以「ERC 860」透過監管合約,向下控管多個、各自獨立的「客戶端合約」,並在上面進行共識,判斷資訊的對錯,把資訊錯誤率降到最低。目前「ERC 860」實際應用的場景會是遊戲開發,或複雜多平台的區塊鏈合約監管系統。

 

以線上賭場為例,裡面一定有上百款遊戲。透過「ERC 860」,讓每款遊戲的智慧合約單獨存在且獨立運行,除了貢獻遊戲數據給監管者做搜集和整理外,也因其獨立性,使駭客無法一次全面攻擊。

 

另外,我們在近期與芝加哥經濟學博士林仲生教授還有發表一個新的「ERC 1586」,主要是進行風險重新分配。一般加密貨幣在使用上會有三個人介入,包括用戶、商家、發幣商。因為貨幣價格是浮動的,所以大家會對其有所期待。

 

以一家咖啡廳為例,用戶知道加密貨幣價格在上漲,所以到咖啡廳消費時會傾向使用現金,因為他預期日後可用更少的加密貨幣買到更多的咖啡,而商家亦然。所以這樣的情況就會抑制加密貨幣的流通性,進而使市場低迷。

 

「ERC 1586」要做的就是把客戶和商家身上的風險,全部轉移到發幣商身上。對於客戶和商家而言,幣價是穩定的,用戶願意消費、商家願意收取,市場自然會活絡。而對發幣商而言,當所有交易漲跌都在他身上時,他更有可能去吸收或抵銷中間可能產生的風險。

 

我們受邀在2019年4月美國舊金山的IEEE DappCon論壇,向世界公布此項強化加密貨幣流通的標準,也希望為國際區塊鏈應用帶來新的篇章。

 

圖靈鏈現階段的營運方向為何?本身團隊優勢為何?

 

 

圖靈鏈現階段是區塊鏈技術服務提供商,提供的服務包括任何區塊鏈相關的技術開發與外包,並曾為多家跨國企業搭建稀有技術包括:分散式神諭系統(Oracle)、私鏈燃料監控、多重簽章、DAO結構分離邏輯、電漿網路加速、零知識證明、跨鏈原子交換等。這些技術將會於近期在知名國際拳擊賽事、影視媒體、博彩競猜,與電競娛樂的大型集團章程中出現,以上這些服務,皆是為了達成我們幫各個產業區塊鏈化或落地化的初衷。

 

今年我們也與加州柏克萊大學(UC Berkeley)進行深度產學合作,我與李婷婷破例受邀前往柏克萊區塊鏈實驗室,擔任訪問學者,除了協辦新式區塊鏈加速器Xcelerator與參與Blockchain@Berkeley知名Edx線上課程督導之外,還預計將圖靈鏈正在籌劃的新型區塊鏈產品於矽谷醞釀發展。

 

我們正在研發的新產品為區塊鏈數位酷碰,這個產品類似於票券、點數型錢包。由於區塊鏈能做的事情,並不是去改善一個紅利點數的原生系統,反而是跨平台的連接。我們發現許多咖啡廳、餐廳的票券、折價券其實很容易遺失、忘記使用,也無法輕易轉送,進而造成印製和使用上的浪費與無法發揮其功效。

 

所以我們想要把餐廳、商家的點券、紅利都妥善放到鏈上,讓各餐廳或商家之間可以相互做點數與票券轉換。這樣不僅是很好的客戶體驗,對於商家而言,更是一個集中式的利益延伸。

 

圖靈鏈比較特別的地方在於,我們並不說自己是純新創團隊,反而是學者。我們的優勢在於學校背景,並藉由學校資源、教授支援、論文發表等方式來支撐產品,實現它的價值及可行性,也使其能更快被全世界看見及推行。我們想做根深蒂固的產品與整個地球的市場,權威論文與國際連結即是關鍵。

 

期待圖靈鏈未來的發展目標為何呢?

 

圖靈鏈的未來發展目標環繞著本身的命名由來。

 

當初會命名為「圖靈鏈」是因為我們並不想只做特定狹隘領域中的某個小應用,而是全世界都能廣泛使用的產品。

 

以目前而言,有達到這個目標的產品之一就是「電腦」,而電腦的發明人艾倫·圖靈(Alan Turing)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發明了最早的圖靈機,破解德軍加密系統,讓二次大戰提早結束,所以我們就借用他的姓來當作開頭,向他致敬。

 

另外,我們在做的東西是區塊鏈,而它真正的重點並不在於區塊(block),而是用鏈(chain)的方式來連接所有的資訊。讓所有資訊有制度、有時間順序地可被追溯。所以我們就將chain這個字帶進來,成為「圖靈鏈」(Turing Chain)。